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夺妻[母子np] > 第十一章 医院

第十一章 医院

    微风吹拂过浅蓝的窗帘,坐在沙发上的白蔓君才恍若从怔愣中住回神,目光划过一旁空出的位置,她走到窗前,透过玻璃向下望去,看着庭院门侧那辆黑色长款悬浮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站在车门前,正要跟着上车的白念年回望自家的小别墅,看到站在窗前的身影,脸上扬起笑容,举起手,大力的挥了挥,“妈妈,在家等我哦。”

    白蔓君不禁莞尔一笑,也挥起手回应,默默的看着轿车驶离视线,才收敛了笑容。

    在窗前站了一会,看了一眼灰霾的天空,转身上楼,半晌过后,她一边套着黑风衣,一边快步下楼,从客厅的药箱随手抽出类似面罩一样的东西,才出门离开。

    ——

    白蔓君看着手腕上的导航系统,对比着周围的建筑,这么多年家附近的建筑到是变了许多,当初挑的时候就是因为这里地段僻静,适合养老。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她找不到车库钥匙的情况下,就只能步行,还好山脚就有地下站台。

    “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终端。”

    站台入口被遮挡住了闸门,响起了声音柔和的指示声。

    白蔓君将手腕在银色的台面停顿一下,终端手环上的界面上一闪,“咔嚓——”一声,闸门应声开启。

    挪步站在台面上,自动阶梯就将人送下地下站内。

    戴着特殊过滤面罩的白蔓君深吸了一口气,显然在设有空气过滤装置的公共室内,要比被污染的室外好很多。

    末世将人类文明推到重来,也让曾经以为征服自然的人给予了最深刻的教训。

    不,人类从历史中学会的教训是永远学不会教训,他们只会一步一步继续重蹈覆辙。

    所以,这是一个新世界,人类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在废墟中建立家园,品尝着自己酿成的恶果。

    特殊的金属摩擦声唤醒了她飘远的思绪,银白色的浮轨空铁,停驶在行轨上,感应侧门自动打开,白蔓君进走车厢,女性专属车厢里人寥寥无几,即使有人上车,也大多不予任何关注。

    她随意找靠窗的位置坐下,地铁继续行驶,在漆黑的隧道中穿梭,联邦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四通八达,相比较她从那些末世前的影片中了解的前人生活,之前为了缓解地面拥堵的建设于地下的高铁,让一直用科技改变生活的人类看似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为了节省宝贵的地面空间。

    暗能量辐射事件,让旧帝国分崩解体,但那次事件造成的放射性的能量物质依然持续泄露,它们附着于空气中的灰尘,形成污染源,使处于辐射区域的生态链发生异变,昔日的帝国首都与周边重城沦为废土。

    在联邦的污染分级评定下,废土已经划为了污染极高的S级禁区,而其他区域的分级A级(高度)、B级(中度)、C级(低度)、D级(轻度),其中等级越高,该区域污染源的指标也就越高,为此联邦所统辖了所有C、D级适宜人类生存居住的区域,来建造家园。

    这么多年C-9区的改变似乎更大了。

    供人行走的空中廊道,架立于高空的磁悬浮行轨,将各种车道划分的孑然有序,在这钢铁丛林的簇拥下,人类脱离了对于身处于高处的恐惧。

    从空铁的窗外俯瞰这座被混浊灰霾笼罩钢铁丛林上空,那些绚烂的霓虹灯牌与各样虚拟的影像广告近乎将灰暗给遮掩,颇有些自欺堕落的繁华颓废。

    污浊的环境,光鲜的城市,煎熬麻木又不知救赎的人,像是在演一场荒诞讽刺的灰色默剧,每个人都在对自己说,活下去。

    白蔓君偏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沿途的经过在眼前一晃而过。

    那些她熟悉的,不熟悉的,在意的,与她从未留意过的,都显得如此陌生,她心中却没有伤感,出乎意料的平静。

    她被动的接受了这一切,没有选择。

    “尊敬的乘客您好,正三号医院到了,请您……”

    空铁中播报音响起,白蔓君起身走向车门。

    为了方便人们出行,磁悬浮行轨与空中廊道是有衔接的,白蔓君走出站台,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她在分岔口脚步微顿,瞥了一眼可以映出人影的幕墙玻璃,嘴角隐晦的勾起一抹弧度。

    ——

    对于以医院为单位的公共医疗资源,联邦延续了以区为编号划分名称的优良传统。

    而非政府设立的私营医院,则是被定为副几号医院,哪怕在经营者定好名字,招牌挂好,在网络立体覆盖的联盟境内,联通着个人终端的网络和导航上所显示的名称,依然是该区域公共管理上传的编号。

    这就不得不提到,曾经有位投资者的提交医院审查材料,摇出三八编号,在数次挣扎无果后,建成了联邦第一的妇科医院,妇三八医院,被引为一件趣谈。

    不过,白蔓君此行的目的并不在医院。

    ——

    正三号医院   负地下三层   基因研究室

    造型奇特的检测仪上,白蔓君躺在半圆的平面上,两个圆形的金属框架上亮着光线探灯,缓慢围绕着平台上下交错转动,一边又一边的扫射,整个昏暗的室内只有仪器散发幽蓝的微光。

    机械停止运转,探灯熄灭,室内灯光亮起,白蔓君睁开眼睛,看向检测室对外的窗口,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对她点了点头。

    她起身坐起,拿起一旁的外套穿上,一边向观察室走去,问道,“结果怎么样?”

    “不可思议,白女士您真的有患有DNA综合症吗?”

    白蔓君闻言挑了挑眉,“怎么说?”

    “如果您真的患有DNA综合症的话,那么您将成为基因崩溃后治愈的首例,白女士,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医生想要抓住她的手臂,神情带着狂热的宣告道,“这意味着…”

    “高原,出去!”

    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女医生,看着仪器反馈过来的数据,冷声道。

    白蔓君见此默默的拉过一旁的滑椅坐下,挪到她身边。

    “高雅,这可是…”

    “闭好你的嘴。”她抬头,直径看向他,“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

    瞥了一眼不欢而散的高原医生,白蔓君非常识像的拿起了一旁的保温杯,递了过去,“丫丫,喝口水。”

    “砰——”

    保温杯重重砸在桌面上颤了一下,压抑着良久的怒火,终于在此刻爆发了,“产后连一个月都没,不好好在家呆着,乱跑啥?”高雅瞪着白蔓君,翻脸道:“白蔓蔓,你行呀,十八年,你咋不把一辈子都躺掉!”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身体健康,活蹦乱跳啊!”抓着水杯在桌上又砸一下,白蔓君瞄了一眼杯子,老实的坐在滑椅上,赔笑道,“消消气,消消气啊!”

    “气?我气啥?”高雅冷笑一声,拧开杯子,喝了一些,才搁在桌子上,平复了一下情绪。

    “我错了,让你们担心了,这次我错在不该在身体欠佳的…”

    “少来,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高雅打断她的检讨,指着她一字一顿,“积极认错,屡教不改。”

    “我…”一时语塞的白蔓君,低头不语了。

    “说吧!”高医生坐回椅子上,双腿交叠,开始不紧不慢的审问了,“啥事那么重要?产后才三周就那么急着出门。”

    还没等白蔓君回答,高雅就压低了的嗓音,小声道,“你该不会真像他们谣传的那样,背着顾如渊去偷人了吧?”

    “啥?”本打算装死到底的白蔓君,听到这句,猛然抬头看向高雅,有点懵了。

    ————————————————————

    题外话:

    拖了那么久,才上线丢出一章更新。

    不知道说些什么,给坑底的小伙伴每人一个爱的抱抱吧!

    渣作者尽量不坑,会努力去写的!

    因为这篇文是一开始的想法,就是练笔,希望能够尽善尽美的把这篇文的世界观展现出来,这一章磨了12天,我对我自己的更新速度已经绝望了,但这章整体来说还算满意,也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愿小伙伴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爱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衔玉(古言,h,1v1)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