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夺妻[母子np] > 番外:疼爱

番外:疼爱

    冰冷又昏暗的房间里,女人靠在宽大舒适的皮质办公椅上,看着桌上全息投影,核对着手中纸质的资料。

    不知何处响起的啧啧水声,让女人眉头微蹙,女人抬起赤裸的小脚,踩在柔软又坚硬的某处,“给我收敛点。”

    一声低沉的闷哼声响起,毛茸茸的脑袋枕在女人的膝盖上,让人惊讶的发现,桌子下竟躲藏着一个青年,伸手搂住她的纤腰。

    “妈妈,帮我解开好不好?”青年炙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腿上,带着点撒娇意味的蹭了蹭她光滑的双腿,难受的喘息道。

    只有他自己清楚被套上那东西的感觉是有多难受,被冰冷的束博着欲望,压抑后反而无比渴望舒解,也更加难熬。

    甚至只要想到是妈妈为他亲手戴上的,这个忍耐的过程就更加的痛苦且难耐,参杂着甜蜜。

    漫不经心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女人冷漠的看着手中的资料,温柔却不容拒绝的说,“不乖的孩子都要受到惩罚。”

    “妈妈~”他撒娇的唤道,搂着她的手,忍不住隔着小西装摩挲她腰肢,分开跪坐的双腿,胯部向上用力,蹭弄她的脚掌。

    白蔓君的腰腹微微绷紧,脚下那火热又充满活力的孽根,让她双眸微眯,忍不住轻压脚掌。

    被踩住的欲望,带着轻蔑与温柔的碾弄,那种疼痛中带着强烈的刺激,让白念年脑海一片空白,

    另一只脚尖微垫,办公椅向后轻滑,拉开距离,白蔓君漠然的看着跪坐在办公桌下的青年,“乖乖听话,知道吗?”

    俊秀帅气的青年,跪坐在她的办公椅下,穿着白色的衬衫,隐约可以看到窄小的平角内裤,尽力包裹着巨大的隆起,灰色的布料上晕染成一小块深色的湿痕。

    他周围那被撕毁的黑色丝袜,歪倒在地的高跟鞋,以及挂在她脚踝上的丁字裤,更加能让人推测出这个桌子下面发生了怎样的狼藉。

    白蔓君穿着一套裁剪得当的西装套裙,她起身,抚平衬裙上的褶痕,抬眸扫了一眼,紧盯着她的俊秀青年。

    “唔,妈妈…”

    白念年欲求不满的唤着,他喘息着,黑眸中紧紧的盯着她,掺杂着欲望的痴迷爱意,将想要掠夺的凶性深藏。

    白蔓君轻笑一声,弯腰摘掉脚踝上的内裤,擦拭掉沾染在脚趾上的前列液。

    “年年还真是不乖,把妈妈的脚都弄脏了。”白蔓君坐回椅子,抵在扶手上,撑着下颚,另一只手勾着细绳制成的丁字裤,“你说我怎么惩罚你?”

    白念年盯着坐在女人,伸手攥住她的脚踝,轻松的将坐在滑椅上的她拖近,低头一边舔吻她小腿,一边粗喘道,“可是——”

    “我还想把妈妈全身都弄脏。”黑眸紧锁着她,他哑声道,“怎么办?请妈妈好好惩罚我吧。”

    一手扯着她的脚踝,一手扯着内裤边缘,将狰狞的欲望露出,黑色的环状牢牢套紧孽根,顶端不住的吐出清液,白念年低头用她小脚蹭弄自己,委屈道,“带上这个后,这家伙每次都对妈妈流口水。”

    白蔓君依然支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狭长勾人的桃花眼微挑,看他沉迷于欲望中的样子,“年年,不是说什么都听妈妈的吗?”

    “听妈妈的。”脸颊撒娇似的蹭了蹭她的腿,白念年括不知耻的邀宠道,“想让妈妈疼爱我。”

    ————————————————————

    题外话:

    嗯,卡肉,没了。

    这是一章薛定谔的更新,可能会有下半章,也可能没有后续,可能孪生哥哥出场,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文笔太差了,我写不下去,感谢还有人支持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