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金丝笼牡丹 > 307:一篇《掌珠赋》,百年君王恩。

307:一篇《掌珠赋》,百年君王恩。

    方上凛哄过了瑶瑶,又陪在璍璍的身边玩了好一阵。
    璍璍还有些怯生,更不会懂得去喊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为“爹爹”。
    她原先有些抗拒自己在玩的时候有个陌生男人待在自己身边,但是看到这个男人对姐姐很好,姐姐也很喜欢他,所以璍璍也就没有了什么抗拒的动作,任由那人摸着她的脑袋和她说话。
    他端着碗来给自己喂饭,她也一口口吃下了。
    妙宝默默地看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去,回了自己房中歇下。
    之后,方上凛没有再主动出现在她面前半下,而她也没有再和他多碰面的机会。
    他好不容易回京一趟,在家中的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陪伴两个女儿身上,其余的时候他经常外出会见旧友,他不会主动提出带她这个妻室出门见人,她也从不过问他去了哪里。
    一连数日下来,别说家中的婢子仆人们了,就连瑶瑶和璍璍都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尴尬僵硬得有些可怕。
    但是没人敢主动开口问起。
    在方上凛回京的第二日,忠义侯府的老侯爷命人递了拜帖来,说要请方侯夫妇带着孩子去他府中做客,也委婉提起孩子们之间玩笑打闹的一桩事情,说要好生替自己那小儿子赔个不是。
    那拜帖甚至压根都没送进彭城侯府的大门,方上凛只听了半句话,便不耐烦地叫门房的管事把那帖子丢了出去。
    大抵也是看了方侯的态度不客气,刘老侯爷自觉被下了脸,也不想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在家中还与妾室、儿孙们骂道:
    “他一个云州关外吃风沙喝尘土的破落户,凭什么欺压到咱们这样的人家头上来?我不过略给他叁分面子,请他来坐一坐喝个茶,若是彼此之间有个什么误会,也不过是小儿玩闹,说开了也就罢了,他竟敢对我这样无礼!”
    生下儿子刘亨的那个妾室也附和道:“侯爷说得极是了。便是十个彭城侯,加起来在咱们家也不够看的。侯爷是皇亲,是先帝的亲舅舅,便是当了两朝国舅的陶家,在咱们家人面前也是客客气气的,咱们又何必给那方家的脸?”
    刘璀本来心中是有些疑虑,瞧那方经略使竟忽然回了京中,而自己儿子刚刚和他女儿方瑶闹了不快,其实是有些心虚怕对方到皇帝面前告状的。
    两叁日下来,却见对方虽然对他们的态度不客气,拒收了那日的拜帖,但是终究没有什么别的动作,想来到底也没敢拿他们怎么样。
    想来不过是个软柿子罢了。
    刘璀心中暗自得意。
    *
    转瞬之间,皇太子的五岁生辰便到了。
    婠婠早早起身,亲自去小厨房为聿儿做了一碗长寿面来,片上一层薄薄的香嫩羊肉,面汤的香气顿时四溢开来。
    天刚擦亮的功夫,他们父子二人便忙着用了早饭。
    婠婠给孩子理好了衣领,束好他腰间玉带上的几件配饰,然后满目柔情地看着他吃完了这一整碗的羊肉面,连汤都喝了个干净。
    吃亏不是福,但能吃一定是福。
    这孩子肯吃东西,长得也见快。生下来的时候虽小,但如今长到五岁上,已经和七八岁的男童看着没什么差别了。
    那身太子朝服套在身上,他的身板也足够撑得起来,看起来像模像样的是个储君的样子。
    吃饱喝足,婠婠给他擦了擦嘴巴,送聿儿出去忙了。
    太子聿步出坤宁殿外,又郑重其事地撩起衣摆向母亲叩首,谢过母亲为他亲手做面条,又道:“儿子一定不会给父亲母亲丢了脸的。”
    婠婠温柔地笑着:“阿娘相信你。去吧。”
    几个教导太子的老师们簇拥着太子,带他往如意殿那里去了。
    那小人儿的身影渐渐不见了,晏珽宗从身后拥着婠婠的腰肢,凑在她耳边道:“咱们回去再睡会儿吧。天色还早呢,阿鸾都还没睡醒。”
    婠婠看了看他,一时良心发现,和晏珽宗轻声商量着:“我们这样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些?他还这么小,就把他推出去应付外头的一群人……”
    太子聿方才出去,是去会见那些为他贺寿而来的各国使臣们的。
    这并不是个轻松的活儿,两国邦交,多的是繁文缛节和各种你来我往的没有意义的问候,至少晏珽宗和婠婠都不耐烦去做。
    于是他们两人一合计,决定只把太子聿一个人推出去,反正人家是为了他的生辰来的,就叫他陪着这些人啰嗦去罢。
    “我们对他还差了?这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托生做咱们的孩子。”
    晏珽宗懒洋洋地安慰了婠婠,
    “他老子这是栽培他,早早就让他一个人出去撑场面、练胆量,来日坐在那把龙椅上面对天下人的时候才不心慌。天底下哪里还有他这样好命的太子。”
    婠婠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好,咱们回去再睡会儿……”
    太子聿坐在如意殿的高台上,神情严肃地一个个接见那些使者们,一言一行都恪守礼节,未有丝毫出错。
    让那些使臣们见了大魏的储君、下一任未来君主少有聪慧、气度出众,让他们在回国之后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自己的国君大魏皇室的境况,继而在周围各国自然而然地营造出一种魏室君主贤明有谋的氛围,他们若是还盼着生乱的一日,在心里也要掂量掂量。
    所以,恰在太子聿强忍着连天的哈欠独坐高台之时;坤宁殿内,他的父母带着妹妹和鸾睡得正香,早将他不知忘到了哪里去了。
    待太子聿见完了这些使臣,他又要按照规矩去祭拜天地与宗庙,意为感谢上苍与先祖赐予子孙后世的福泽,祈求天地祖先庇佑他继续平安长大等等等等……
    往常,若是对待宠爱的儿子或是嫡出的太子,这些事情都是皇帝皇后带着儿子一起去做的。
    但是现在太子聿的父母能偷懒就偷懒,都当甩手掌柜。
    这些累人而实际上没有意义的事情,但凡能甩给太子聿一个人干,他们两人绝对不愿意再出面。
    ——倒也不是他们光对着这个儿子敷衍了事不在乎。
    实际上,之后每年女儿和鸾生辰时候的大小琐事,他们也是推给儿子去完成,叫儿子带着一干王公大臣去宗庙跪拜祭祀,替和鸾祈福。
    直到中午时候的宫宴开始,帝后二人才姗姗来迟。
    这是皇后自生产之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了面。
    席宴之上的众人行礼后悄悄抬眼望去,见皇后今日穿了身赤红色的洒金祎衣,拖着逶迤的华丽裙摆,如一朵盛开绽放着的牡丹。
    那祎衣本多为深青、玄色的,乃是古来皇后之服,但因陛下说皇后穿鲜亮的赤红色好看,便索性命叁服官们改成了赤色。
    这个颜色也的确很衬她。若是穿在别人的身上或许会显得张扬和俗气,可是落在她身上,反而只让她看上去更加矜贵和惊艳。
    一晃数年过去,即便生育了两个孩子,她却仍然美得像是当年从陶公府上出嫁的那个少女一般,看不出丝毫的衰老和憔悴劳累。
    果真得到帝王独宠偏爱的人,享受天下珍宝的奉养,就是不同一般。
    坊间私下有人闲聊,还叹道:“如今若是皇后的肚子不再动了,这元武一朝还会有别的皇嗣降生么?”
    一旁的陪聊者便会十分肯定地答道:“再无可能。陛下的所有子嗣,除了从她肚皮里出来,再没有别的母亲了。”
    *
    太子聿的五岁生辰宴结束之后不过几日,便是永兕帝姬要过百日。
    外人肉眼可见皇帝对女儿的百日酒宴更加在乎和用心。
    这正是中秋过后的第二日,秋高气爽,微风和畅,万里碧空。
    皇帝抱着刚刚百日的女儿同样在如意殿内会见宗亲皇戚,为女儿隆重庆贺百日。
    苦求多年,当真一朝诸事圆满,儿女双全,夫妻恩爱,天下再没有什么比这些更珍贵的了。
    这孩子,是他的挚宝。
    凤冠珠翠的皇后和一身锦袍的太子亦守在一旁,一家四口看上去温馨而和美。
    和鸾同她哥哥一样,也是不畏生的主儿,她被母亲喂饱后便眨着小葡萄一般黑黑亮亮的眼珠儿在父亲怀里,时不时笑一下、举一举自己粉嫩的小拳头。
    一举一动都叫人见了心中喜欢。
    或有人对太后道:“帝姬殿下生得真真儿是漂亮极了,就跟当年的圣懿帝姬一般,是精致的玉人儿。”
    太后半眯着眼睛笑:“圣懿哪里能和她比,她才是有福的孩子,可比圣懿好看多了。”
    这些话并不入婠婠的耳,她也不过是听了之后转头就忘。
    宫宴上,皇帝更是命群臣争相炫技,命他们为永兕帝姬做《掌珠词》一首,以诗词记述这一日永兕帝姬百日时候的盛景。
    词文的内容,大抵就是记述元武帝对女儿的格外荣宠和怜惜、元武帝后的恩爱、对帝姬的祝福等等恭奉之言。
    于是叁省六部的文官们都抢着献技,卖弄学识,以皇后的祖父、帝姬的曾外祖父吟了一句五言为始,之后句句联对,皆有一群人争着去联句。
    这首词越联越长,皇后便笑道,也不拘着格式和声韵了,命各人心中有想联的词句都可道出,不过是大家一起图个热闹。
    待到众人终于兴尽而止,负责在一旁抄录这些诗词的女官们将这篇由元武一朝朝臣们接力而作成的《掌珠词》献给帝后二人过目。
    皇后遂说:“已经成赋了,不如就改做《掌珠赋》吧。”
    *
    “一篇《掌珠赋》,百年君王恩……”
    这是篇后世题《掌珠赋》的五言词。
    和鸾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一生无忧无虑,过百岁方安然薨逝于睡梦之中。
    她活了百岁多,百岁多来都在君父的宠爱庇佑之下,没有遭过半点不顺心如意的事。
    不过婠婠和晏珽宗这时候当然是看不到这些的了。
    他们也不知道,宫宴之上随口命臣下们联句而成的这篇名赋,在后世传抄千年,也同样成了元武一朝海晏河清、辉煌盛世的一个着名缩影。
    后世之人,想研究元武一朝朝廷官职官衔的,要读掌珠赋,研究每一句作词联句之人的生平。
    想研究元武朝地方疆土的人,要读掌珠赋,因为掌珠赋里提及了永兕帝姬的父亲所拥有的江山边界。
    想窥探元武一朝民俗风致的人,也要读掌珠赋,这赋里写了许多当时人生育儿女之后为儿女祈福祝祷的习俗。
    比如其中有人联句时说了一句,“南洋王献珍珠纱,孔雀王赠翡翠锦”,写到某某可汗为永兕帝姬献来某某宝物,都有千百年之后的人拼命研究这句话是真是假,这些在当时都代表了什么。
    这些简单的十来个字,甚至足以证明当时某一个没有自己文字和史书传承的异族王朝曾经在中原留下过活动的身影……
    然而这些,婠婠和晏珽宗当时更加不知道。
    *
    他们那时候只知道寻欢作乐。
    和鸾的百日宴过后,晏珽宗叫婠婠将女儿丢在坤宁殿里给奶母们喂养,自己偷摸着带婠婠出了宫去。
    婠婠矫揉造作地黏上他紧实的臂膀,娇滴滴地同他撒娇:
    “陛下要带臣妾今夜去哪呀?臣妾还没有喂过帝姬呢,这里涨涨的,好难受……”
    皇帝看她一眼,伸手掂了掂那饱胀的雪腻柔软之处。
    “等会有让你喂奶的地方。”
    待到马车停下之后,婠婠迷迷糊糊地被他带下了车,睁眼一看时,顿时睁大了眼睛。
    “你……”
    “圣懿妹妹,皇兄带你故地重游一番,如何?想来或许更有一番别样的滋味,妹妹应该也会喜欢这里的。”
    ——这是王府啊。
    他从前的王府。
    婠婠做帝姬的时候曾经被他在这里关上过一阵子,在这里被他强迫夺走过初夜,被他当做禁脔一般日夜折辱调教过。
    但那都是在她从前还和他闹脾气的时候。
    ……他现在又把她带回这里,要和她故地重游。
    婠婠瑟缩了下脖颈,有些不情愿进去。——在面上装出来的。
    她咬了咬唇:“你是不是又想了什么折磨我的法子,我不要去。”
    晏珽宗用剑柄挑起她的下巴:“我的地盘,还有你愿不愿意的份?”
    夜幕昏黑之下,他眸中的欲色却亮的吓人,像是蛰伏在雪原之中一只饿狼眼里的隐隐绿色凶光。
    婠婠一脸被人强迫的样子被他带回了嘉意园。
    他急不可耐地将她抱到房内的梳妆台上,扯着她的衣裙,
    “这地方妹妹经历过的,你没理由不喜欢……”
    *
    太后心里惦记着孙女,晚上又来坤宁殿里看望孩子。
    谁想这一路进来,坤宁殿里格外的空荡,竟然并不见帝后二人的身影。
    她抱起摇篮里的和鸾,冷脸问宫人们皇帝和皇后去哪了。
    萃澜和萃霜犹豫了下不知道到底怎么说,太后已经不耐烦地转身抱着孩子就走了。
    “你们不必说我也知道,他们这样不成体统的人,不过又是去了何处见不得人地方厮混罢了。算了,别和我说了,我听了耳朵也遭罪。就是可怜了鸾儿,没得和聿儿那时候一样,一连十来日见不得亲爹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