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系统之成为atm奴(校园1v1) > 第六十三章(一周目)

第六十三章(一周目)

    这天,宋明得到消息,是来自在大洋彼岸,乔霖然的死讯。
    表面原因是乘坐游艇时,机舱突发火灾,而救援不及。但发生意外,船上本该有救生筏,更合理也更深层的缘由是,他与关系密切的下属离心,遭到背刺。
    他熄灭屏幕,面前是闭合的大门。
    不久前突如其来的绑架事件,所引发的后续,是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一桩桩结局,仿佛明示,是时候盖棺定论,让它成为往事。
    宋明伸手推开门,进到上司办公室,扑面而来,先是灯光,再是日光,伴着键盘敲击的声音。
    七点五十,距上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宋明颌首说早,顺手给花浇了水。廖希微不可闻地嗯一声,目光没有偏移一分。
    他看起来很放松,身上装束也与昨天的不同,换了一件简约的衬衣。
    宋明说:“老板今天来得很早。”
    “这话对你更适用,”廖希微微转头看他,“我昨晚睡在这里,本来要回家了,临时想起一点事没处理。”
    廖希低头扫了眼身上的衣服,不太满意。他基本不会在公司过夜,放在这里的衣物也极少迭代更新。
    廖希捻起手机,屏幕朝外,气定神闲地指责:“但是我夜不归宿,她居然连问都没有问一声。”
    他的抱怨不需要宋明回应,或者说更偏向在单方面地自说自话,
    “…又去哪个信号不行的深山老林剧组,不打电话还不能发消息吗。”
    宋明只是听着,目光平静地掠过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不多时,话题又归于现实。
    “昨天会议上的茶很难喝,你等会儿见了小周说一声。”
    宋明应下,出门给老板订了份早餐,回去整理了需要廖希过目的资料和合同,预备等会儿一起送到办公室。
    刚才那样的情况,最近已经成为常态。
    他早早找过阿觉商议,知晓内情的其他几人也不止一次找过心理专家,权威机构咨询。但当面,所有人不约而同保持了缄默。
    那天在天台,或者说在更早的节点,像一端引线被点燃,擦着火花,隐入大地,看不见的地方,无从得知这根线多长,通向哪里,尽头处要产生如何规模的爆炸。
    宋明作为的旁观者,正在体会,未知中等待的煎熬。
    他想起傅采夏,那日让自己心动的样子,同样伴随一句“人死不能复生”。
    最终是廖希自己提出要去医院。
    “我最近老忘事,有什么毛病早发现早干预。”
    廖希低头看平板,显示的是一段聊天记录,再朝前翻阅,没有尽头似地上拉,他想了想,拿出纸笔。
    落笔声沙沙,宋明叫人安排检查。
    做完核磁共振,等待的间隙,宋明跟院方的专人交流一阵,回头见廖希像个备考的学子,低头翻阅起笔记本。
    廖希稀松平常地感慨:“今年来医院次数,比过去几年加起来都多。”
    宋明说,虚惊一场,可以放心了。
    检查报告在手中,相当全面,各项指标均正常。
    廖希接着将本子合上,放到一边,
    “我还想过,像罕见病或者老年痴呆这种极小概率事件——得什么运气这个年纪就要生活不能自理。”
    每天高于劳动法的工作时长,无止尽地开会,和董事会,和部门负责人。看财报,做决策,合作方应酬,还得分神收拾本家那边偶尔冒头的无脑戚亲。
    宋明觉得老年痴呆应该是做不到这几点。
    至于廖希口中的忘事,忘的是什么——他举棋不定,此时是不是开口提出心理健康检查的好时机。
    一端悬空的笔记本,在沙发边缘的曲面打了个摆子,失去平衡,从上方滑落。
    宋明眼疾手快,身子一弯,捏住一角。
    纸面翻开,草草一眼,上面清晰地写着时间,地点,一段简短的事件概括。
    廖希说:“路起棋在跟我冷战。她耳根子软,通常不会生气这么久,如果是一般的矛盾也没那么难哄,不知道原因,大概率是我忘记了的缘故。”
    他确实不记得很多事,很多个约定,很多次约会,廖希翻看记录过去的对话和照片影像,不自觉笑出来的同时,在脑子里找不到相对应的记忆。
    只能像补课做笔记一般,将对话中发生过的事实,重新录回脑中。
    排除了生理原因,廖希无故感到不那么急切,就是还很想念路起棋,想得骨头发痒发痛。
    宋明听见廖希语气一转,
    “宋助理,你根本没有恋爱经历,看我这么发愁,不会在心里鄙视吧。”
    而在纸张最下方写着:别让她伤心。
    他沉默不语,又一次选择对眼前的窗户纸手下留情。
    路起棋刚去世那段时间,在网络上掀起讨论,宋明忍不住偷偷去搜索过相关新闻。
    很多没来得及释出的物料,只能配上悼念的文字,以不太正式的形式发布。
    下面的评论,一部分是讨论作品角色,说不上大红大紫,但总有几个小有水花,给人留下印象;一部分是讨论私生活,出道时的豪门家世炒得火热,后面又被拍到坐神秘金主大腿的铁证,也还有人记得不久前金主真爱的传闻。
    最终绝大多数人还是回归到新闻主人公年纪轻轻就过世的唏嘘。
    虽然这些唏嘘心软具有时效,很快被新的一天,新的生活,新的娱乐圈消息冲散,但通通停留在路起棋最新一条的近况里。
    想查询回顾到相关的信息,是轻而易举,唾手可得。
    除去出差的日子,廖希接连大半个月都住在公司,压力反馈到助理这个岗位上,宋明八九点下班逐步成为常态。
    倒没什么怨言,他预备下班,和廖希提前打过招呼,把一份遗漏的财报送来办公室。
    偌大的空间没开照明,遮光帘完全阻隔窗外的月亮和霓虹灯,空气有一点凉,浸泡一室昂贵肃穆的装潢。
    唯一可称得上是光源的显示屏,光线照出尘埃,白莹莹地散布在墙壁、柜子和人脸。
    宋明听到路起棋在说话。
    是在播放一段访谈,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声,笑意盈盈,谈话氛围轻松又愉悦。
    听主持人言语间透露的信息,到此时,两人已经谈论过生活健康,复出活动,事业规划,采访已经接近尾声。
    主持人突然说:“能问一个比较唐突的问题吗?”
    看得出路起棋心情颇佳,配合度拉到最高,说可以的。
    主持人倒开始支吾,“就是那个…坊间流传的那位。”
    她作思考状,右手握拳锤在手心:“是恋爱关系啊。”
    “真的是啊!”
    主持人见她松口,不由精神一振,两眼发光,
    “那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英年早婚?”
    “八字没一撇吧——你这样说很打击人啊!”
    路起棋忍不住笑起来,接着意外迎来剖白,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这个年纪要考虑人生大事,跟做梦一样。但我不是想不开,不跟这个人结婚,这辈子也不会和其他人结了,抱着这种心情在做心理建设。”
    虽然透露的信息有限,主持人仍然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说:“比起以前采访你,今天是最有含金量的一集。”
    路起棋点点头,“毕竟真的差点小命不保,心态有变化也是应该。”
    主持人这时候开始真正的结束语:“有什么期许给接下来的自己,事业和感情都可以讲一讲。”
    特意在“感情”一词上加了重音。
    “期许是,希望事业顺利,生活顺心。”
    路起棋停顿一下,还有话说的模样。
    此时正对摄像机,弯弯眼睛,唇角牵出一点弧度,秀气的鼻头微皱,双颊丰满,打上杏色腮红,像一只新鲜多汁的果实。
    不同于拍平面照,出席活动时的营业笑容。
    她笑得很可爱地说:“祝我们百年好合哦。”
    祝我们百年好合。
    被爱的人原来是这样,笃定另一头的对方,跨越时间和空间,有朝一日听得到,带一点自得和炫耀,吐露漂亮又无畏的真心。
    进度条将将走到最末,然后光标拉回去一截,暗下来的画面闪回女孩的正脸。
    ”希望事业顺利…”
    再一次。再一次。
    宋明几乎是定在原地不能动,面对一场风暴或雪崩,束手无策,感到身体被浇铸成一座雕塑。
    ——你不见得真的毫无所觉,对吧。
    廖希默不作声地拖动鼠标,机械化操作形成肌肉记忆,眼睛一眨不眨盯在屏幕。
    他穿黑色,一张脸白得几乎融于身后的墙壁,像自首的死刑犯人,接受凌迟。
    重复太多,祝福变成回音,诵唱,说上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仿佛就能化作愿力。
    桌上有戒指犹自闪着静谧的光,怎样的审判和命运,如今都动摇不了一颗石头分毫的美丽。
    这是过期的心愿,生效的诅咒,差一点成真的预言。
    百年好合。
    ————
    老师们突然不会写了感觉好着急下面更新可能不会及时不好意思但完结很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