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囚爱 > 黑夜将至

黑夜将至

    炎热的夏天是鸣蝉与青蛙的演奏会,白天与黑夜的交替,吵的人更加心浮气躁。
    温华在微观给方晚找了一间公寓,起因是温清执已经上幼儿园了,温清司因为要去意大利游学一个星期而不在家,大半时候都显得无聊的方晚就跟他提议要离他公司近一点,这样就算是送饭也方便。
    温华很快就同意了,他巴不得这样。
    刚好对面大楼有一间空着未用的公寓,设施条件都准备齐全,温华找人打扫过后方晚就收拾收拾搬了进去。
    “这里该不会是你包养过哪个小情人空下来的地方吧?”方晚把行李箱提了进去。
    “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儿。”温华帮她提过行李箱,看了一眼,怪眼熟的,“你怎么还在用这个行李箱?不是说要给你买个新的吗?”
    “太贵了我反而舍不得用。”方晚说完就把所有的行李都堆在地上,让温华自己去收拾,自己则满怀期待地换了一双拖鞋就在室内到处看。
    空间还算开阔,色调也是方晚喜欢的,简洁大方。
    夏夜的骤雨来势汹汹,城市一片雨幕声声,将其拢在朦胧的诗里。
    方晚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很没形象地直接把腿搭在温华身上晃了晃:“你睡着了没?”
    “没有。”这样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为什么?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出差吗?”方晚明知故问,“是不是因为马上要身为人夫了,兴奋得睡不着。”
    温华闭着眼睛笑,翻身抱住她,手指在她发间轻抚。
    室内被窗帘所遮掩,一片昏暗,温华睁开眼睛时,她的面孔很迷糊,像是浮在天边的云,随着太阳的升落而渲染成美丽的色彩,但是也会被一阵风而轻易吹散。
    “是啊,我很兴奋,那边的凤凰金钗已经定制好了,你改天去试着戴一下。”
    “你陪我一起去。”
    “好。”
    “说好要去新疆的,你空出时间来了吗?”方晚问,气息微微,喷在他的锁骨上,酥酥痒痒的。
    温华环抱住她:“没有……”
    方晚刚想拍他一巴掌,但他早有预见地抱住她把她双臂压住,方晚只能在他胸肌上咬一口:“说好在婚前去一趟的!你想放我鸽子!还是说你想结完婚都把我骗到手了反正我也跑不了了你就能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了是吧?!”
    温华嘶气,嘴角抽搐:“小狐狸牙越来越尖了。”
    “别打岔,你答应了我的,你不去那我自己去,或者我找雅姬陪我去。”
    这不能怪温华,除开结婚的事他是从头至尾的忙,跟珠城政府的合作投资项目还在拉扯阶段,因为上次的事闹了点风波,但带动经济扶贫这是为民的好事,不能因为这点委屈就撂摊子不干了。
    生气是生了一阵子,但对方也让步给出最大的诚意了,百利而无一害。
    微观新技术开发的事仍然是重中之重,温华还是要不停地开会出差飞国外,包括分公司的一些人员调动涉及到的团队分派,他还需要权衡再叁。
    方晚在这个节骨眼提出要去新疆,温华当时不好直接回绝,想着拖一拖看能不能挤出一个星期时间,然而事实证明他连自己的睡眠时间都不能保证了,压根没办法再保证跟她去新疆,总不能在草原上骑马的时候还带着电脑办公吧。
    温华左右权衡,方晚的手掐上他的腰,温华抓过握在手心里,摸到她指间冰凉的戒指,沉默了会才说:“好好好,你带着雅姬去,想带几个带几个,想玩几天玩几天。”
    他这么说,方晚才由阴转晴。
    正打算老老实实睡觉,温华又贼兮兮地说:“你还睡不着吧?来做一次怎么样?都好久没做了。”
    说着,他的手已经往她睡衣里面摸了。
    “?”方晚按住他的手,“你放屁,前天才做完!”
    “那也的确很久了,都两千多分钟了。”
    温华声音微哑,方晚那点力气压根挡不住他,大掌很快就握住她的一双嫩乳揉捏。
    “啊啊啊……混蛋!我不要……”
    然而她的反抗很快就被温华的唇舌堵住,外面的骤雨不停歇,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晚。
    不止一整晚,连着后面一个星期都在下,天气阴沉的,四边落下阴霾雾气,灰蒙蒙的颜色让人提不起劲来。
    但方晚心情还好,早上跟温华试过了初步婚服样式,各种流程也彻底定了下来,等方晚从新疆回来就可以挑个好天气彩排一次。
    方晚收拾了行李箱,还背了个小黑包,对着清单上准备的用品一一清点:“雅姬,新疆那边紫外线重,防晒的记得带好。”
    “明白。”
    清闲大概是预感到她要走了,颇为不舍地在她脚边走来走去。
    “路上要小心,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新疆那么大,我听说那边很喜欢宰客,有什么不对劲的要及时报警。”刘姨就像个普通长辈一样关怀方晚。
    “我知道了刘姨,别担心,雅姬在我身边呢。”
    “哎,就是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女孩子我才不放心。”
    两人开车去机场,那儿有人等着把车开回去,登机一个半小时之前,两个人办理完行李托运后就在候机厅坐着,并不着急上飞机。
    主要是方晚,她并不想那么快进入那仿佛无法逃脱的牢笼里,飞在天上,你连想跑的机会都没有,尤其是今天这天气,方晚看着都有点怕。
    索性今天只有一点小雨,不影响飞机的正常起飞,在登机之前,方晚想给温华打了个电话,但想了想,他今天早上飞的纽约,现在估计还没到。
    曹雅姬还在对行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点紧张,大概是没想到自己要跟老板娘两个人出去旅游。
    想了想,方晚又给温坤及打了个电话:“喂,妈妈。”
    方晚已经很老实地改口了。
    “晚晚,已经登机了吗?”
    方晚看了一眼屏幕轮播:“还没有。”
    “温华在做什么?”
    “他今天要去纽约出差一个核心技术会议,现在估计还在飞机上呢。”
    温坤及沉默片刻,调转话题:“今天下雨,你们坐飞机要小心点。钱不够跟妈妈说,在外面玩得开心点,毕竟这婚前的自由日子以后就少了。”
    两人聊了这么一些话,温坤及又要去疗养院呆着了。
    她年纪大了,人越来越慈悲,不像年轻时候那么果决,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温华和方晚顺顺利利的。
    穹顶太高,方晚只看得见沉沉天色,弥漫的昏色雾气起起伏伏,机场内很吵,也很大,人流涌动,难免有人绕来绕去都找不到地方。
    曹雅姬在喝水:“这雨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希望不要影响航班,要取消的话也早点,不然行李托运到时候不好找。”
    方晚只是笑。
    “马上就要跟温董结婚的感觉怎么样?”曹雅姬握着矿泉水瓶子,看着头顶那一片朦胧的世界。
    方晚沉吟片刻,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嘛……”
    “你这么认为吗?觉得你跟温董也会走到相看两厌,后悔曾经坚定不移的地步?”
    方晚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此时此刻,浮现在她脑海里的不是温华。
    “不会。”方晚偏头看了她一眼,“只要我还爱着,那么这份爱情就不算悲剧。”
    真矫情啊。
    方晚想,这么矫情的青春伤痛文学句子居然会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我看你这段时间跟那些富家千金、名媛、太太打牌,偶尔还要去国外跟温总参加一些宴会,脸色都累得慌。”曹雅姬头往后仰,她一直都跟着方晚跑,看着她从一开始局促到偷偷攥紧长裙边缘擦汗到目光沉如枯井平淡。
    她累了。
    但她还不能累。
    累了就意味着自己撑不住了,撑不住就只能认输了,对自己的未来也只能认命。
    “如果只是吃喝玩乐的话也还好吧。”
    “她们对你也是战战兢兢的,小心讨好,因为你身后是温总。”
    方晚眨眨眼,一脸无辜:“我又没有上帝视角,我只能体会到自己内心的兢兢战战,如履薄冰,哪能体会到周围人心里那波涛汹涌的小心思呢?”
    曹雅姬继续喝水:“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人旅行。”
    “以前都是一个人吗?”
    “是啊,一个人没有顾忌,想去哪去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曹雅姬顿了顿,说,“会有点危险。人生地不熟的,会有坏人盯着。”
    方晚点点头:“但那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一些苦难,人总是在道路上独行,适应孤独,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样不会后悔吗?后悔太过孤独了,缺少温暖。”
    “不会,我说的孤独不是一个人的隐士生活……”
    说到这里,也就是方晚点到为止了。
    曹雅姬咬了咬牙,低头看看一眼腕表,秒针正在一点一点转过,时间的具象化在她的手背上仿佛有千金重,她不自觉地用舌头舔唇,好像总是不够湿润,干涩到让人如坠沙漠。
    随即,她抬头,脸上都是笑容:“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肚子有点疼去上个厕所,机场有点大,我们这种国内航班一般要提前半个小时登机,如果到时间了你先登机,发个信息或者打个电话给我,我就不用找你直接上飞机了。”
    方晚看着她,眼神一时发怔。
    她微微张唇,有些话在喉咙里盘绕,但曹雅姬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卫生纸起身走开了。
    她甚至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那坚定的背影落在方晚眼里,盈盈远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