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强制爱合集 > 勾引错人后,贫穷女高你成了财阀兄弟的禁脔

勾引错人后,贫穷女高你成了财阀兄弟的禁脔

    姜家在寸土寸金的江南区拥有一座庄园。
    厚重的雕花大门打开,黑色迈巴赫又行驶了十几分钟才停下。
    候在门外的女佣恭敬地为你打开车门,引着你进入一栋别墅。
    上挑的狐狸眼中藏不住笑意,你极力压制住兴奋,维持文静乖巧的人设。
    心里却已经想好事成后要怎样大手笔地挥霍来补偿自己。
    “小姐,请在这里稍作等候。”
    女佣将你带到了二楼的一间书房,你看了一眼房间内明显的成熟商务风格,有些奇怪。
    “承轩哥哥还没回来吗?”
    女佣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将门关上后就离开了。
    你没把这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放在心上,因为你的注意力已经被桌上金光闪闪的摆件吸引住了。
    舔了舔干燥的唇瓣,你迈着小碎步走过去,几乎是虔诚地双手捧起纯金打造的摆件。
    沉甸甸的重量让你不自觉露出满足的微笑,甚至想张嘴在上面咬一口。
    你太过沉迷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很喜欢?”
    低沉的音色在身后响起,你吓了一跳,手里的摆件没拿稳,“咚”得一声砸在地上。
    “对不起!”你慌忙转身,下意识道歉。
    你可怜巴巴地垂着眼睛,懊恼地咬唇,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
    姜承寅没有追究,他只是朝你走近两步,然后抬起了你的下巴。
    粗粝指腹带着灼人的热度,你茫然地顺着他的动作抬起脸,还没搞清楚当下的情况,又听见他说——
    “脱衣服吧。”
    “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僵硬了许久,你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些心虚的跟面前俊美却陌生的男人对上了眼神。
    姜承寅却已经没了耐心,他扼住你的颈子,语气嘲讽。
    “没认错。发裸照勾引我的,不就是你吗?”
    你被男人按在桌面上承受。
    细白皮肉在木质桌面油润纹理的映衬下更显娇嫩可口,已经被强行破开插出水了,还挣扎着说不要。
    记录着信息和照片的手机就放在你泪湿的面颊边,姜承寅说这是你的罪证,而为了赎罪,你要把他的东西全吃下去。
    你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对不起,惹得男人眉心烦躁地隆起,最后只能俯身粗暴地吃你的唇舌。
    声音变得含糊不清,你骤然睁大眼睛,因为身下愈发猛烈的顶撞。
    你就这样成了姜承寅的禁脔。
    刚开始还是乐在其中的,虽然搞错了对象,但毕竟达成了目的。
    即使男人在性事上强势到不允许你有任何的不顺从,但他对你很大方。
    再说了,他作为姜氏财团实际上的掌权人,日程满到几乎按分钟来算,也没那么多时间花在性生活上。
    你小仓鼠似的偷偷将他送的珠宝金子藏在衣柜里,每天都要看上好几遍。
    你很快就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
    男人精力旺盛到根本不是你能承受的,次次都让你哭叫着求饶。
    浴室的水声停了。
    你瘫软地躺在散乱的被褥间,高潮后紊乱的呼吸还没平复。
    男人却已经恢复了西装革履的模样,时差的原因,他还有场跨国视频会议要开。
    姜承寅坐在床边,弯腰替你揉了揉被撞得发红的小腹,嗓音带着餍足后的慵懒低哑。
    “体力还是这么差,要多适应。”
    你累得说不出话,只软软地瞪他一眼,眼眶里湿漉漉的水色,看得男人喉结滚动。
    他在你额头上吻了一下,“乖乖等我回来。”
    可你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事先收拾好的珠宝首饰逃了。
    细白的腿发软,你没有穿鞋,光脚踩在地毯上,心脏几乎跳出胸腔。
    好不容易踏上下楼的台阶,你突兀地停下脚步。
    你没想到会撞见姜承轩行凶的场面。
    少年身上还穿着校服,明明是学校里同样温柔俊秀的脸,却恶魔般勾起唇角,残忍的对别人施以暴力。
    高尔夫球杆重重砸在膝盖上,你甚至听见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可那个人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是早被打得晕了过去。
    你吓得跌坐在楼梯上,怀里的珠宝散落一地,那个纯金摆件甚至滚到了姜承轩脚边。
    根本没有机会逃跑,轻微的动静已经引得几人侧目。
    看清你的脸,姜承轩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他对你有印象。
    大概是因为你拙劣到完全不懂得掩饰自己,每次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直白到赤裸。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其中恶心的欲望。
    “送他去医院。”
    一声令下,训练有素的保镖和佣人就迅速收拾好残局,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少年掂着沾血的高尔夫球杆走近,目光落在你裸露的细白小腿上。
    你身上那件长度只到大腿中部的男士衬衫被他用球杆撩起,薄白腿肉上全是被揉捏亵玩出的不堪痕迹。
    一看就知道被肏得有多狠。
    至于肏你的人,姜承轩冷笑一声,抬头往二楼看了一眼。
    除了那个一结束学业回国就被定为继承人的哥哥,还有谁呢?
    你唇瓣都在发抖,僵住了似的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球杆落在自己身上。
    不过,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意外地合他心意。
    他原本打算放过你的,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想尝尝姜承寅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你还在惊吓中没回神,突然听见头顶落下一道散漫的声音。
    “跟我做一次吧。”
    你能做的只有哭泣和哀求,甚至说起学校里师生对他极高的评价,试图唤起他的善心。
    “呀,你是白痴吗?”姜承轩笑得直不起腰,他伸手拍了拍你的脸,“不知道什么叫人设吗?哪个疯子会承认自己是疯子呢?”
    如愿看见你愈发恐惧的眸子,他兴致更高地咧唇。
    “但很不幸的是,我,可是个真正的疯子。”
    他收了笑,扯开你的衣领,寡冷的视线沾了点更幽深的东西,是欲望。
    “所以,趁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自己去洗干净。”
    逃跑失败,你付出了远比想象中更可怕的代价。
    被掐着后颈摁进被褥里,你呜咽得可怜,始作俑者却伏在你身上快慰地喘息。
    血脉相连的兄弟二人在性事上是如出一辙的粗暴,你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哭着承受。
    后入的姿势逐渐无趣,姜承轩握着腰将你翻过身,才发现你满脸都是泪水。
    “哭什么?”他皱眉,不是很理解。
    你早在逼迫下,将来龙去脉告诉了他,包括你勾引错人的事情。
    “你说想勾引我,现在不是勾引到了吗?”
    你面色发白,是真的后悔了。
    “求求你饶了我,我保证会彻底消失在你们面前。”
    “饶了你?”
    姜承轩又笑了,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房门就被敲响了。
    “少爷,理事要见你。”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眸中闪过嘲讽,姜承轩直接就着插入的姿势将你抱起,过深的体位逼得你发出低低的呻吟。
    “想离开还得问过我哥的意思才行。我抱你去见他。”
    “不要,不要,求求你。”
    你发自内心的恐惧,完全不敢想被姜承寅知道这件事的下场。
    更何况还是以这样不堪的姿势。
    姜承轩就这么抱着你一路走到姜承寅的书房。
    明明碰了哥哥的女人,可他面色坦然,甚至当着姜承寅的面内射你。
    “哎呀,没忍住。”
    “哥不会生我气的对吧?”
    寡冷的眼皮压下,姜承寅面上没什么表情。
    姜承轩突然觉得无趣,他拔出肉茎,把瑟缩成一团的你送到姜成寅怀里。
    他射的太多,你腿心溢出的白浊全都滴在了男人西装裤上,晕开深色的水迹。
    赤裸裸的挑衅。
    “啧,脏了。”
    “怎么办?我记得哥好像有洁癖吧。”
    姜承轩对你哀求的眸光视而不见,故意火上浇油,看你在姜承寅怀里瑟瑟发抖。
    你快晕过去了,大脑无法思考,本能地想从男人怀里逃离,找个地方藏起来。
    可意图早被识破,圈在腰间的手臂几乎是把你折断的力度,你呜咽着不敢叫疼,含着眼泪老老实实地缩在姜承寅怀里。
    目的已经达到,继续待下去也没意思,姜承轩转身离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你被暴怒的姜承寅按在桌上,森冷的质问落在耳畔。
    “就这么贪心!是我喂不饱你!?”
    “我没有,是他逼我的,呜呜……”
    厚重的实木门在身后闭合,姜承轩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你主动勾着男人的脖颈索吻讨好的模样。
    心头莫名生出一股烦躁,姜承轩脸色发阴。
    “欠肏的东西。”
    作者:紧赶慢赶(吸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