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Trap of Love(炮友转正) > 自知之明jizai8.com

自知之明jizai8.com

    选手展示结束后由评委打分,再进行点评,最后交给观众二次打分。
    因为祁愿是第一个,所以看不出偏高还是偏低,但从评委的点评与神情来看,这是个开门红。
    温知新站在观赛区,机械地鼓着掌,一直到有人碰他,才后知后觉回过神。
    “到你了。”
    “嗯。”
    穿过长长的通道,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宽阔的舞台、耀眼的灯光。但一切又是那么陌生,从前他身边站着的,要么是可靠的前辈,要么是熟悉的后辈,而现在,偌大的舞台,只有他一个人。
    温知新攥紧麦克风,扬起笑朝主持人打招呼。
    “看你的介绍,刚才那位选手和你同校,你们认识吗?”
    “认识,我们是舍友。”
    “哦?节目组很会选人哦。”主持人狡黠一笑,朝温知新道,“有信心得到更高的分数吗?”
    温知新笑着避开坑,“我会尽全力。”
    “好,倒计时10秒,比赛开始。”
    在自我展示的选题上,温知新纠结了很久,其实他对主持人大赛一直没有信心,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风格完全背离比赛传统。
    他更喜欢贴近生活的主持方式,就像在话家常,用词也会比较诙谐幽默,但是主持人大赛更偏向严肃的叙事,选题一般也更宏大。
    这对温知新来说就像回到了高中,面对议论文绞尽脑汁举例子,拔立意,把简单的语言说成长难句。
    戴着镣铐起舞,效果自然大打折扣,但没有办法,规则必须遵守,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当今社会,我们总是在追求“新”,新的热点、新的事物、新的感觉,新鲜感使我们亢奋。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更需要一份平静与安宁。”更多类似文章:ji zai 12. com
    “在我的学校,有一座古老的教学楼,历经上百年风吹日晒,已经失去往日神采。但每每穿过竹林,就好似《桃花源记》中的捕鱼人误入桃花林,世外仙境,一派怡然自得,令人豁然开朗。”
    许是练习了许多次,这些话自然而然脱口而出,连结束的时间都把控的刚刚好。
    温知新长呼一口气,准备迎接下一项挑战。
    那是他一直害怕的,但这次运气出奇的好,抽到了一个和往年类似的题目。
    他搬出准备好的模板,流畅地完成了作答。
    “好,现在由评委打分。”
    一切快到温知新没时间多想,甚至在等待评分的一分钟里,他大脑也一片空白。
    “打分结束,我们来看一下大屏幕。”
    温知新抬起头,总共六位评委,折合下来的分数和祁愿差不多,但是,里面有一个很扎眼的低分。
    “温知新,我知道你。”
    坐在正中央的评委突然开口,一脸严肃的样子,一下将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如果说白榆晚是启明台的常青树,这位陆学屹就是荆城电视台的顶梁柱,两人主持生涯同期开始,但性格风格却大相径庭。
    面对这位资历颇深的老前辈,温知新比面对白榆晚更紧张。
    就像此刻,所有话语卡在喉咙,他不清楚陆学屹是在夸赞,还是在嘲讽。
    “我想问你,你认为你能在主持这个行业走多远?”
    “……生命尽头。”
    “生命尽头?”陆学屹哼笑,“很高远的志向,但是我认为……”
    他看向温知新,笑意渐收,“你走不远。”
    全场哗然。
    温知新握紧麦克风,脸上依旧保持得体的微笑。
    “我其实很期待你的表现,在所有参赛选手里,你年纪最小,却有丰富的主持经历,加上你的老师总向我称赞你,我以为你已经是个成熟的主持人。但是你今天的表现,和你第一次登台的同窗相比,有什么区别?你甚至不如他。”
    “如果他拥有和你一样的资源,你认为你的位置还保得住吗?”
    “夸奖都是虚的,趁早认清自己,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身体似乎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就像坠入冰窟。
    这个世界变得无比安静。
    “……那接下来请在场观众打分。”
    温知新看着屏幕,数字在不停变化,最终定格。
    他死心了。
    甚至不用等其他人的结果,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果了。
    他轻轻笑了笑,俯下身,朝观众鞠了一躬。
    陆学屹看着他,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温知新没有返回观赛区,他取下号码牌,直接离开了录制现场。
    外头阳光很充足,但尸体感受不到暖意,温知新仿佛行尸走肉般游荡在荆城。
    比赛要过一个月才会播出,他已经能想象到媒体会怎样大做文章,父母会怎样嘲讽,白榆晚会多么失望。
    还有……
    他掏出手机,划开锁屏,正好停留在微信界面。
    【什么时候回来呀?】
    温知新看着这行字,过了许久回道:“今晚。”
    【这么快?你比赛结束了?】
    【嗯。】
    【顺利吗?】
    【还可以。】
    【看吧!我说就说你一定行,那等你回来我们去吃火锅庆祝一下!】
    【好。】
    温知新放下手机,靠在一棵银杏树上。
    他现在仿佛被安了定时炸弹,一个月后,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你能靠什么留住她呢?普通的容貌,平庸的能力,还是见不得光的阴暗面?】
    温知新眉头微蹙,温峤的话又萦绕在脑海,他试图摆脱,却不由陷入漩涡。
    是啊,他能凭什么留住她?一个月后,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和她结婚。】
    【束缚她。】
    【谈恋爱不喜欢了就能分手,但婚姻,不是不喜欢就能离的,和她结婚,让她生个孩子,即使哪天她不爱你了,周围人的眼光,夫妻间的共同财产,还有孩子,总有一样会牵绊住她。】
    温知新攥紧拳,指甲陷入皮肉,“不……”
    【知新,感情是最脆弱的,哪怕它不破碎,也会被岁月刮出痕迹,它不可能永远如初。】
    【但利益是永恒的。】
    去啊温知新。
    把她关起来,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把她绑起来,剥夺她逃跑的可能。
    恨你又怎么样?她会永远属于你,你再也不用战战兢兢,担心她哪天会离开。
    温知新,她会永远属于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