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可以加钱吗(纯百) > 为什么

为什么

    时姝再次有意识是听到了自己调的六点的闹钟,气势宏大的前奏响起,她便一个激灵地惊醒了。
    起身时腰腹的酸痛感难以忽略,她几乎是咬着牙才支起的身子。
    这一番动静当然也闹醒了睡在她另一侧的女人,季理清也是满脸倦色,平日里乌黑顺直或是精致长卷的头发此刻有些乱糟糟的,睡衣的前两个纽扣崩开,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
    “哈哈哈”时姝一时没控制住笑声,乐了一会脑海涌现昨晚的回忆后又赶紧闭上嘴巴。
    她怎么敢笑出来的啊,这女人这么记仇。
    昨天被做得迷迷糊糊,耳边听着季理清在数落自己,她才发现原来对方暗暗地记下很多事,根本不同于外表那番淡然随和的样子。
    女孩的笑声止得太快,好像一瞬间全数吞咽入腹了,迅速到季理清刚睡醒的脑子也没反应过来。
    “睡傻了?”季理清的嗓音带着刚清醒的慵懒,眉头微蹙着。
    时姝只好忍气吞声,认下了这个理由。
    “要去学校了吗?”季理清也没计较,跟着起了身,眯了眯眼睛问道。
    “嗯。”时姝昨晚硬撑着洗了澡、把脏衣物扔去洗衣机后烘干,现下穿刚刚好。
    看着女孩套上校服时,季理清的眼神不自然地躲闪了一下。
    “我送你去。”季理清用的是陈述句,这样说着已经下了床,脚步往洗漱间走去。
    时姝一顿:“我待会坐地铁就好了呀。”
    季理清吸了口气:“上次是谁在我门口走来走去找不到路的。”
    时姝回想起来,啧了一声,有些尴尬。
    该死的有钱人,住的房子这么大。她磨了磨后牙,又默默抿住唇。
    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季理清的眼睛,她说:“我有这么讨人嫌吗?”
    时姝抬眸,看着对方神情自若,仿佛只是随口提出的疑问。可她知道不是的,因为太耳熟了,昨晚女人也问了一句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自己昨晚是怎么回答的?
    时姝这才想起来她根本没有回答,那时的她只顾得上下身那过载的快感。
    “嗯?”季理清鼻音哼出,像是在追问。
    什么呀,搞得好像这个问题很重要一样。
    时姝犹豫了会,还是问了出口:“你是不是那种从小到大事事都要做得很好的乖宝宝?”
    空气有一瞬沉默,安静了好几秒。
    “乖宝宝?”季理清的声音带着不确定,仿佛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时姝忍着笑点点头:“不然怎么这么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
    季理清欲言又止,竟难得的无话可说。
    洗漱台上的水龙头被拧开,哗哗地流淌着,季理清低头捧水洗脸,总算让自己精神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发尾有些乱翘,因为没休息好眼白泛起红血丝确实不太体面。
    她忽然明白时姝刚起床时那阵看似莫名的笑声,大概是笑她也有窘迫的这一面。
    季理清当然在意别人的看法,她喜欢那些旁人投来的艳羡的目光,不过良好的教养让她学会矜持。
    她不是事事都要做得很好,而是事事都要做得最好。
    小时候险胜邻居小孩一盘围棋,都要追着再赢回两局才肯罢休;读书时期试卷上最后一道大题超纲,老师说了不用写,她偏偏也要一股劲地给解出来;工作了为人处世变得更加圆滑,谈起项目却暗暗地较劲,总能争取到最大利益,那温润如玉的皮囊下分明还是目无下尘的性子。
    从幼儿到学生到步入职场,她越来越习惯掌握主导权,也熟悉戴着怎么样的面具能让他人臣服自己。
    但时姝的小动作真的太多了,一开始她只觉有趣,也就配合了。现在却多到偶尔会角色对换,让她交出了主导权。
    就像昨天晚上。
    她原本就准备好了的电动按摩棒,并不打算自己动手。客观来说,她作为主动方根本无法在这一场性事中获得快感,反倒会让她跟着受累。
    但是对方哑着嗓子、带着哭腔说难受,说太涨了,说受不了,好娇气。女孩沐浴在月亮的柔光下,连眼尾的泪珠都是易碎的。
    那好吧。于是她抽出了按摩棒,将自己的手指送了进去。
    什么在自己床上做坏事、借衣物,她怎么可能真的会在意这种小事呢,这不过是作为“惩罚”的借口罢了。
    但她确实要为自己后来莫名的情绪找到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她会因为时姝扭身想要逃的姿势而感到不爽呢。
    她都没有用按摩棒了,她都自己亲自上手了,时姝还逃什么。
    为什么时姝不回应她“我有这么讨人厌”的这句话?
    为什么时姝不否认她“我有这么讨人嫌”的这句话?
    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转移了话题。
    季理清又捧了几掬水,眼睫沾得湿漉漉的,倏然觉得水流大概还渗进了她的脑子里。
    她也睡傻了吗,为什么要在意这些。
    余光扫视到卧室里乖乖坐在床边穿衣服的时姝,肌肤莹白透粉,远远便能望进那含着水光的杏眼。
    “嗯?”时姝对视线敏锐,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注视。
    “没什么。”季理清扯过面巾擦拭水珠,而后走出卫生间,“早餐出去吃吧,来不及做了。”
    依旧是一副从容自若的模样。
    时姝忽略刚刚从对方眼里隐约感觉到的更为复杂的情绪,顿了顿,“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