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贫穷社畜点西索 > 后日谈A-《继承》(六) jilehai.com

后日谈A-《继承》(六) jilehai.com

    后日谈A-《继承》(六)
    因为基裘的联络,伊路米敲响了席巴的门,“爸爸?妈妈叫我来帮忙喂宠物。”
    “门没锁。”席巴应道。
    绕过落地式遮光床幔,床上的景象映入伊路米眼里。
    外表和行为都是十足硬汉风格的席巴,同样喜欢柔软舒适的事物。他的床头和沙发一样,堆了不少靠枕,用来完全承担他的重量。
    在席巴魁梧身形的对比下,被他搂在怀里的揍畜柔弱娇小如同布偶,双手抱着插了吸管的水瓶,一边接受席巴宽大手掌的抚弄,一边小口地喝水。
    躲在床底一整晚,自慰了许多次的揍畜急需补充水分。
    席巴和揍畜都浑身赤裸,伊路米入乡随俗地脱掉衣服后上床。
    伊路米分开揍畜紧紧并拢的膝盖,发现她的前后两穴都被道具塞满,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真是饿极了。”
    “饿了一整晚。”席巴回答。
    伊路米拿走揍畜捧着的水瓶,舔了下吸管,秀美的细眉微微皱起,显然意识到了什么。那张遗传自基裘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更相似了,他难得发出抱怨,“爸爸,这是我的玩具。”
    作为实用主义者,伊路米很少为了纯粹的兴趣爱好耗费时间精力。更多免费好文尽在:z ui jile. com
    单是调整揍畜的长相,他就查阅了各种资料,拟定不同方案,反复推敲,才把揍畜的长相调整成他最满意的状态,而且非常自然,就好像揍畜天生如此。最后的效果十分显着,全家人都喜欢揍畜现在的样子。
    然后是教育的部分,综合运用了伊路米至今为止的全部刑讯技巧,把揍畜调教得顺服又不失活力,沉沦于肉欲却又带着一丝清醒。
    还有就是给玩具准备的房间,道具,服饰,全部是伊路米亲自挑选,把控细节。
    得到基裘的认可,把玩具暂借给基裘玩之后,玩具的服饰也交给了基裘决定,反正他们的品味差不多——伊路米终于意识到自己浪费了远超预计的时间和精力。
    调教好的玩具很乖巧,伊路米不担心玩具会对自己家人造成不良影响,唯一值得担心的是他的弟弟柯特。作为揍敌客最小的孩子,根据其天资,早就确定为家族内的辅助角色,于是柯特得到纵容,一直未能收敛折磨猎物的恶劣习性。
    让玩具给柯特做第一次生理课程的时候,伊路米特意在旁陪同,还叮嘱柯特要轻拿轻放。
    没想到柯特下次就把玩具划伤了,伊路米不得不把柯特带进揍敌客平时惩戒用的牢房,用鞭子对柯特进行了严肃的再教育,让柯特重温揍敌客儿童专属的童年温暖。
    更没料到席巴也可能把他的玩具弄坏,若不是基裘提醒他来喂宠物,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如此疏忽大意的一天。
    伊路米又叹了口气,捏住塞在揍畜身体里的大号自慰棒尾端,慢慢地抽出来。自慰棒上崎岖刁钻的凸起是针对揍畜的弱点设计的,抽出时依次刮过揍畜的内壁,就让背靠席巴的揍畜扬起下巴高潮了。
    席巴低下头,微卷的银色长发笼罩住她的脸,舌头勾住了她吐出来的小巧舌尖,纠缠着深入她的口腔。
    伊路米细致地抚摸她的胸部,从轮廓到乳晕,再到乳头。动作很轻,连舔上去的时候都没有用力,像在舔遇热即化的棉花糖。
    通过规定饮食和洗浴用品,玩具散发的气味也可以定制成想要的类型。现阶段是淡淡的植物香气,蜂蜜般的甜香。
    能塞进大号自慰棒的揍畜已经不需要前戏了,现在做的事情完全出于席巴和伊路米的兴趣。
    伊路米黑色的长直发带着些微的凉意,在伊路米动作的时候蹭到揍畜发热的身体,就让揍畜爽得大腿一直在颤抖。
    根本按捺不住渴求,揍畜一边昂着头与席巴接吻,一边用双手摸索最近的热源。
    她摸到大腿附近伊路米半勃的性器,如获至宝地开始撸动。
    当伊路米的性器完全充血勃起,高高翘起的头部就抵到了她的肚脐。因为嘴巴被席巴堵住,她轻轻拉扯,希望手里的这根东西能够放进她的身体。
    然而,伊路米并不想这么快让她如愿,只是继续用性器磨蹭她的肚脐。于是她并拢大腿,夹住了伊路米的性器。刻意锻炼过的大腿肉紧致又富有弹性,同样是榨取精液的利器。
    这都是伊路米精心调教的成果,他如今对揍畜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万一有,及时纠正就可以了。
    他可是很宽容的。
    “爸爸……”
    “???”伊路米抬起头,面露疑惑。
    席巴与他对视,嘴角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
    “爸爸。”揍畜依偎在席巴怀里,神志不清地撒娇,“爸爸,我好难受。”
    “???”伊路米的眼睛睁得更大。
    他的玩具什么时候被添加了额外的词汇?
    原来席巴比他更喜欢玩玩具?
    这和预计的不一样啊!
    “爸爸,你知道妈妈为什么要提醒我来喂宠物吗?”伊路米有点无奈地说。
    “伊路,你还是太年轻。”席巴把大拇指放进揍畜嘴里,指腹摩擦揍畜的舌面,“她只是想要我玩得更开心罢了。”
    “……”伊路米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那张经常在弟弟们面前喋喋不休的嘴巴,此刻难得的语塞了。
    “来都来了,你先喂吧。”对伊路米交待完毕,席巴凑到揍畜耳边,“把腿打开。”
    紧紧夹着伊路米性器的双腿应声打开,揍畜迫不及待用手扒开了私处,微张的嫣红穴口流着透明的爱液,一收一缩的,真像一张馋得流口水的嘴巴。
    再不操她的话,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残忍。
    不过,伊路米调教她的时候,看过很多次了,玩角色扮演却从未有过。
    在伊路米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玩具竟然“临时加入了揍敌客”。伊路米一直很看重家人身份,这意味着各方面都需要特殊对待,既然家主都不介意玩这种,他也就无所顾忌了。
    想当年,不可控又极端危险的拿尼加出现的时候,亚路嘉究竟能不能视作“家人”,就是席巴一个人说了算的。因为席巴宣称亚路嘉不被视作“家人”,伊路米才会考虑直接抹杀亚路嘉,消除隐患。
    那都是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亚路嘉体内的拿尼加得到控制,不再危险,亚路嘉再度成为“家人”,伊路米也会把亚路嘉当成弟弟对待。
    显然,血缘不能代表亲情,家人身份也不过是权力的一部分。
    谁有能力给出身份定义,谁就能主宰对方。
    伊路米捏住揍畜的下巴,令她把注意力移过来,“叫我哥哥。”
    “……哥哥。”含着席巴的大拇指,揍畜口齿不清地说。
    “现在是哥哥来喂你。”
    伊路米抱起揍畜的屁股,一口气直插到底,突然得到满足的揍畜被刺激得咬住了席巴的大拇指,留下浅浅的牙印。席巴不觉得有多疼,倒是更有兴致了,低头含住揍畜泛红的耳垂,用舌头舔弄。
    等伊路米射出来,席巴双手放到揍畜的腋下,把她抬高了,前后调转,让她面对着自己。穴口即将滴出的精液,被席巴粗壮的性器堵了回去,在她的小腹顶出凸起。
    “啊……啊啊……爸爸……”她跨坐在席巴的大腿上,又胀痛又快乐地呻吟。
    伊路米从后面掰开她的臀瓣,手指顺着缝隙摸进后穴,找准珠串的尾端,往外拉扯。深紫色的珠子一颗颗地出现,每一颗都很湿滑。
    “……哥哥。”她不满地扭腰。
    只有席巴的性器,还不能满足此刻的她。
    “不用着急。”席巴握着她的腰身,把她举高,性器从她体内抽出,仅剩下头部戳在穴口。
    “……爸爸!”她的声音更加不满了,比起气愤,更像是马上要哭出来。
    伊路米专心地握住性器,抵住她的后穴。
    见伊路米准备好了,席巴松手,让她跟随重力的指引,将两根厚实的性器同时吞下,伊路米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加速。
    她发出仿佛被突然扔下高楼的尖叫,坐到底的时候,又撑得翻了白眼,高潮到失去声音。
    看起来,她现在没法自己动了。
    作为父子之间的默契,席巴和伊路米都跪坐起来,把她压在中间,轮流从下往上顶弄她。
    两根性器之间只隔着一层肉壁,能够感觉到对方在抢占她腹内有限的空间,尤其是同时进出的时候。
    最能直接感受到这一点的揍畜被操得一边呻吟一边流口水,几乎忘了该怎么呼吸,晕过去好几次。
    后来,她完全丧失理智,“爸爸”“哥哥”一通乱叫,分不清谁是谁了。
    来都来了,伊路米事后久违地帮精神恍惚的玩具洗了澡,还带回卧室抱着睡觉。
    什么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伊路米今天算是彻底领悟了。
    毫无睡意,伊路米捧起她的脸,亲吻她的鼻子,眉毛,眼睛,脸颊,嘴唇,下巴,再到脖子,每一处都是符合心意的样子。
    伊路米用额头贴着她的额头,赤裸的身体也贴在一起,仍是觉得不满足。
    想了想,伊路米抚摸着她的嘴唇。
    “来,好孩子,叫我‘伊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