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自从那天起(1V2) > 第五十一章记忆

第五十一章记忆

    旅游越是计划,大几率是要黄掉的。
    两人的锦城出游,因为栗梨工作原因泡汤,假请不来,甚至还要搭进去自己的休息时间。
    得知这个消息的栗梨,每天都处于一种濒临爆发的状态,柏葭只好宽慰她,以后有的是机会。
    最近她除了回家照顾母亲,定期投稿,钱不算多,但她能写点自己想写的。
    她搞了一个视频号,发出的文字收获了不少人观看,推荐自己看过书,生活不说有趣最起码不无聊。
    栗梨这几天被派遣到其他城市工作,柏葭也回家住了几天。
    柏葭搀扶着仲倩在小区楼下散步,林立的楼房仿佛监狱的铁窗,把秋日里好看的落霞遮住。
    仲倩累了,她陪着坐在长椅上休息。
    和母亲坐着两人也不知道说什么,仲倩总是睁着偌大的双眼,里面没有一丝情绪,呆呆的,说得再好听些,是超然。
    快到十月,下午风里有丝丝清凉,柏葭穿着短袖,手臂感觉有些凉。
    打开手机无聊翻着看看,打开自己的视频号,翻了几眼评论,退出来,刚准备放下手机,一条消息蹦出来。
    裴宿羿发来的,告诉她晚会儿要回来,等回来接她吃饭。
    柏葭答应,让他快到的时候打电话。
    送母亲回家后,柏丰宗做好了饭。
    “要出去?”柏丰宗端着一盘子青椒炒肉放到桌子上。
    “嗯。”柏葭抄起沙发上的外套,“一会儿有事。”
    柏丰宗知道她有事,就不再过多去问。
    倒是走到门口,仲倩沧桑悠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对不起!别来找我了,求求你们!”
    她语气急促、慌乱带着明确的恐慌,走到门口的柏葭脚步一顿,太阳穴没来由的刺痛,临一天过去了,她开始发病了。
    仲倩嘴里喊着她,每一声仿佛锁链,困住她离开的脚步。
    柏丰宗赶紧放下手里的饭菜,过去安抚她,背在身后的手朝柏葭挥了挥,示意她赶紧走。
    每次看仲倩如此折磨女儿他心里也很痛苦,奈何女儿又是这种脾性  ,真不知道仿了谁。
    柏葭犹豫着,看到手机上发来的消息,心下一狠,关门走了。
    到小区门口时,裴宿羿已经到了,站在车边,手里燃着半根烟。
    柏葭很少见他抽烟,朝他走过去,语气轻轻,“来多久了?”
    “刚到。”裴宿羿将烟丢掉碾灭。
    看他整个人清爽挺立,脸上带有一丝劳顿。
    她问,“直接赶来了?”
    裴宿羿喉咙里发出似有若无的回答,走到她身边,为她打开车门,“上车。”
    坐到车里,柏葭追问,“你真的不需要休息?”
    听到她的关心,裴宿羿心里热热的,笑着将脸上残留的疲意抹去,“有你这话还累什么?”
    柏葭语结,毫不掩饰的拿眼白他,“你嘴真贫。”
    “乐意对你贫。”裴宿羿回答中藏不住笑意。
    从现在开始柏葭决定不再和他说一句话,简直神经。
    路上她不说话,裴宿羿的嘴没有停着,想起她要出去的事情,但迟迟没见她有动静。
    “你和栗梨没有出去?”
    “嗯。”柏葭说,“栗梨公司派她出外务,耽搁了。”
    “我们两个去。”裴宿羿说完舔舐唇瓣,抓紧方向盘等待她的回答。
    柏葭被他突然的想法骇住,偷偷瞄了一眼,感觉不是坐在车里,而是浮在水里。
    久久没有等到柏葭的回答,悬着的心终于死了,整个人泄了气地坐在驾驶位上,踩油门的脚都没有力气。
    裴宿羿无声地自嘲,真是活见鬼了,想不到有一天也能看到自己这么窝囊的模样。
    为了不让柏葭压力大,他开始缓和,“开玩笑的。”
    柏葭闻言笑了,却不是发至内心。
    两人去吃饭,刚进大堂,遇见了熟人。
    柏葭率先看到那位酒吧女主唱,她实在漂亮的扎眼。
    裴宿羿和贺晔南同时相对。
    “裴哥。”贺晔南打招呼,“嫂子。”
    “吃饭?”裴宿羿看了一眼他身边的人问道。
    柏葭对他的称呼很别扭,微笑着回应。
    “嗯。”说完,贺晔南牵起身旁人的手,“已经吃完了,打算走。”
    裴宿羿对两人的关系并不好奇,“行,下次再聚。”
    ——
    坐在二十二层的落地窗边,洛城的夜景尽收眼底,吃饭的人寥寥,优雅的钢琴声,配合着昏暗的气氛在上空盘旋。
    食物很精致,但是不符合柏葭的口味。
    进行到一半,两人聊天非常融洽。
    一路过的客人,朝坐在窗边的两人多看了一眼,接着走过来热情打招呼,“裴宿羿!”
    被喊名字的人微微蹙眉,一脸被打扰的不悦,赏一个眼神,并没有人出来人是谁。
    对方看出他眼中的问号,尴尬地转移目标,亲切地喊了一声,“柏葭好久不见。”
    见人的脸转过来,柏葭才从疑问的声音中认出来人是谁,不算来劲的语气,“高衷平,好久不见。”
    听见名字,裴宿羿依旧无动于衷,显然还是没想起他是谁。
    “没想到在着见到你了,班长。”柏葭为他提醒。
    高衷平瞬间热乎起来,指着两人,“你们在一起了?”
    “是。”裴宿羿被打扰很不高兴,“你不吃饭吗?”
    “来这不是吃饭是干嘛?”高衷平笑嘻嘻的。
    “你也知道?”裴宿羿双手平放在桌子上,蕴含着不耐烦,“需要我在这里给你添个椅子吗?”
    纵使高衷平再笨也听出赶人的意思,脸上挂着未消散的笑,僵在原地,最后悻悻离开。
    对于高衷平,柏葭无感,反而有点讨厌,高中的时候,挺装腔作势。
    她笑着对裴宿羿竖大拇指,“伶牙俐齿啊。”
    “没眼色。”人走了他依然耿耿于怀。
    柏葭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件事,好奇地问道,“那天在路边你怎么认出来我的。”
    凭他今天这个记忆,认出她来真是奇事一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