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夺妻[母子np] > 第六章 喜好

第六章 喜好

    用筷子挑出鱼鳃与鱼身交汇处的嫩肉,白念年夹着鱼肉,将鱼肉递白蔓君的嘴边,一副要继续喂的样子。

    “我…可以自己来。”

    白蔓君想要伸手接过他的筷子,却被避开。

    “妈妈是不喜欢……”我吗?

    白念年低垂敛眸,冷硬的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张嘴,乖巧的吃下,“唔…喜欢。”

    忍住嘴角勾起的笑,白念年挑出鱼头中半透明的果冻状鱼脑,“呐,尝尝这个。”

    她低头动作停顿了一下,吞下软滑鲜嫩的鱼脑。

    “再尝尝这个。”

    白蔓君看着被挑出的鱼眼,下意识的抿紧了唇,她不喜欢吃鱼的原因就在这,鱼没有眼睑,过分突出的死鱼眼,显的鱼类有种死不瞑目的样子,所以她从来不吃鱼头。

    盯着向她喂来的筷子,白蔓君决定视死如归的咽下,却像是逗弄她一般,白念年把筷子送进了自己嘴里。

    白蔓君惊讶的看着他,还没开口,白念年就笑了,“不想吃,可以不吃嘛。”

    白蔓君点头,应了一声。

    白念年为她盛了两勺鱼汤,饶有兴趣的问,“妈妈,除了鱼头,还有什么不喜欢吃的?”

    说着,拿出了一个小笔记本和笔,大有一副要把她的喜好,全部记录下来的样子,嘟囔着,“我可是为妈妈准备了好多汤品呢。”

    看的白念年一副快点表扬我的样子,白蔓君受宠若惊,“不用那么麻烦。”

    “不行哦,妈妈大病初愈,要好好补补。”

    说着,白念年看着小本子,念出汤名,“鲫鱼猪骨汤、黄豆汤、乌鸡汤、木瓜花生大枣汤、甜醋猪脚姜汤、木瓜鱼尾汤……妈妈觉得怎么样?”

    这是想把她补死吗?

    白蔓君有些麻木的听着,抚额头痛道,“你决定就好。”

    “我的心意,妈妈可要全部喝光光。”

    白念年特意咬重的“心意”这个词,向她道。

    “……嗯,好。”

    “记录喜好是哥哥特别交代的,所以请妈妈配合我。”

    白念年唇畔带笑,煞有其事的说,“为了弥补那么多年的空缺,喜好一定要最先了解清楚。”

    “所以——”

    拉长了音调,配合着点在本子上的笔尖,意思不言而喻。

    “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哥哥,这个词白蔓君心念微动,她配合的说完,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问道,“阿浩,现…现在怎么样?”

    “妈妈,果然最在意的还是父亲和大哥啊。”白念年略带不满的抱怨,带着满满的酸味,委屈道“我和哥哥一点都不重要。”

    “不是,年年和阿远也很重要。”

    伸手揉着他蓬松柔软的黑发,白蔓君温声解释,“但作为母亲,我也要知道孩子的去向呀。”

    白念年拉下揉着他脑袋的手,脸颊蹭了蹭她温暖的手,像是一个讨要宠爱的犬科动物,“大哥进入了父亲的军区历炼了。”

    “历炼?”

    “对,历炼。”白念年点了点头,“军部向来是只服强者,大哥一直被父亲当做接班人培养,他从军校毕业后,就进入了父亲的军区从基层历炼,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

    白蔓君默默的听着,临浩是她第一个孩子,当初,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打算再要孩子,临浩作为顾、白两家的继承人,从出生起,就一直背负着她的期盼。

    当年,建于古帝国首都的暗能量连锁反应堆遭遇恐怖袭击,发生爆炸,帝国首都毁于一旦,沦为废土,同时,周边城市也受到连锁反应堆的波及。

    这场灾难让本来已经非常脆弱的生态链彻底崩溃,大自然也终于做出了它的反击。

    辐射侵蚀、海啸地震、气候灾难,接踵而至,但顽强的人类还是于废墟中重建家园。

    父辈们清扫了那些负隅顽抗的武装组织,在动乱平定的情况下,建立联邦制度。

    所有的军事武装由军部管理,并划分辖区,政府作为行政机关,管理社会秩序,环境治安,经济建设。

    联邦境内所有地区,除军方各辖区外,以辐射严重程度划分区域,统一建立编号,设立分区,政府则会定期发放药剂疫苗,来保证民生安全。

    人的贪婪欲望,驱动着他们追逐自身的利益,可以共患难,不可同享福。原本就存在外患的联邦,因为系派林立,产生内忧。

    而她的父亲,是当年硕果仅存的军方元老之一,作为家中独女,她希望父亲的一生心血不被瓜分蚕食,所以她选择了能够在父亲百年之后,有能力合整父亲旧部,并足够杀伐果断的顾如渊,来维持住白家。

    “妈妈在想什么?”白念年的声音拉回了白蔓君逐渐飘远的思绪。

    她回过神来,淡淡道,“没什么。”

    “滴”的一声,厨房里响起的一声提示音,打破了沉默。

    白蔓君看向厨房,“你又做的什么?”

    白念年笑而不语,起身进入厨房里,用托盘端着两杯热奶和一碟加热好的三明治。

    “妈妈,喝奶吗?”白念年坐在桌子对面,把杯子放在桌上,想要给她一杯。

    “不,不用了。”

    想起她饱受奶水胀痛的胸口,白蔓君立即拒绝了。

    白蔓君看着白念年啜饮奶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今早原本没有涨奶的乳房,忽然,又有些胀了。

    连忙拉回往其他方向飘远的想法,白蔓君低头继续喝着碗里的鱼汤,不再乱想。

    “妈妈真的不要吗?”白念年晃了晃玻璃杯中奶水,笑道,“这奶很鲜的。”

    “不用了,我喝鱼汤就行了。”

    白蔓君摇了摇头,看着他一点一点啜饮的样子,劝道,“你也吃其他的。”

    “吃不下了,我已经吃了很多了。”又喝了一口奶,白念年靠在椅背上,懒懒的答道。

    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自己挺立起的帐篷,白念年想要忽略不适,默默叠起双腿,身体前倾,支着下颚,继续看她吃饭,眼眸微黯,心里糟糕的想。

    如果妈妈低头看桌子下面,会不会发现她可爱的小儿子,其实在餐桌前就对她硬的发疼?

    ————————————————————

    题外话:

    50珠的更新奉上,感谢大家,么么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产自销。

    小兔崽子以上说的煲汤,都是催乳汤

    麻烦小伙伴们,收藏,评论,珠珠ヾ(?°?°?)??

    你们的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动力ow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