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夺妻[母子np] > 第七章 莫名

第七章 莫名

    白蔓君抬头望了一眼低头吃饭的白念年,鲜美的鱼汤入胃,全身暖热,她捏着瓷勺,这种与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感觉,让她心生触动。

    那种“很想时间暂停在此刻”,矫情又没用的废话,也闪过脑海。

    白蔓君不禁弯了弯嘴角,含着笑意的眉眼恰好与他目光对上,白念年怔了一下,藏在碎发下的耳朵腾地一下红了。

    太过温馨安宁的气氛,以至于突然响起的门铃声,也成了一种打扰。

    两人对视了一眼,白蔓君疑惑道,“是谁?”

    白念年抿唇,随手划过手腕上终端,弹出来的全息投影,清晰的看到庭院外的来者。

    “…陈叔。”

    见此,白蔓君连忙站起,起身迎客人,“年年,快让陈叔进来。”

    “嗯,好。”

    坐在原地不动的少年看着还剩下不少的饭菜,应了一声。

    ——

    “陈叔,您怎么来了?”

    白蔓君站在门前,看着这个与她父亲同龄的叔辈,很是惊喜。

    陈叔曾是她父亲的老部下,当年作为亲卫,跟着父亲走南闯北,深得父亲信任,从小看着自己长大,待她一直都很好。

    “哈哈哈哈,你这丫头,我来看看你不行吗?”大手按在她头上,揉了揉她的头发,陈洪爽朗的笑出声来,然后审视了一下她的气色,“很好…回来就好啊…”

    听着陈洪的感叹,白蔓君神色微黯,“父亲……”

    “别怪你爹,你爹这些年来也不容易,大哥和嫂子分开太久,想去陪嫂子了。”

    陈洪为白父辩解,心中感叹,中年丧妻,晚年丧女,哪怕白盛年戎马一生,终究还是人啊,几人能遭得住这等苦难。

    白蔓君沉默的点了点头,十八年的物是人非,生父逝世,亲友疏远,亲子长大,她以不再像刚醒来时那样崩溃,也接受了这个信息,父母一直伉俪情深、相互扶持,自母亲走后,如果不是为了把她拉扯大,父亲怕是早就去陪母亲了。

    况且,她已经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在她出事后,父亲拒绝接受任何治疗,也拒绝注射可以延长寿命的生命药剂,选择安然离世,与母亲合葬一起。

    她又怎么忍心去怪父亲丢下她呢。

    白蔓君调整好心态,忍住微酸的鼻头,把陈洪领进屋内,笑着问道,“陈叔,现在在做什么?”

    “呵呵呵,现在退休在家,喝喝茶,养养花。”陈洪也忍着伤感,笑呵道,语气闲适中带着些苦恼,“唉,时间过的真快,你们这些孩子都有自己的孩子,还没事丢给我们养,大院里整天一群小屁孩在那吵吵,烦死了。”

    “嗯。”

    白蔓君认真的听着,当初,新区还未建好,他们那些父辈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一群大老爷们整天咋咋呼呼,自己都吵的不行,还嫌他们这群萝卜丁闹腾,但现在那群老战友都又搬回去养老了。

    “你爹走之前,交给了我点东西,让我带来给你。”陈洪把手中的一个带锁的长方盒子塞给了她,说,“你应该记得。”

    陈洪的话,让白蔓君愣了一下,接过盒子,“这是?”

    “你爹说,你应该记得。”

    白蔓君听着这句莫名的话,低头看着细长的盒子,摩挲着盒子上黑底白纹,想起了什么。

    “陈叔,你跟我来。”抱着盒子,白蔓君带着陈洪向书房走去。

    “年年,我去一下书房,你接着吃。”白蔓君扭头向餐厅吃饭的白念年交代了一声。

    “哦。”乖乖的喝了一口牛奶,白念年依然坐在桌子后没有动,他应了一声,纤长的睫毛掩住眸中的暗色。

    ——

    宽敞明亮的书房中,黄梨木制的书架上,摆满了珍贵的纸质书籍,一旁的博古架,除了各种错落摆放着古玩古董,还种植着一株品种稀有的吊兰,垂落的枝叶,这个盆栽看起来绿意盈然。

    白蔓君将长盒递给陈洪,直径向那盆栽走去,小心翼翼地将它搬下,扒开从茂盛的吊兰里拿出一枚钥匙。

    走向放着长盒的书桌,看了一眼盯着她的陈洪,白蔓君心里有些紧张,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才将钥匙插入锁心。

    她轻轻一扭,锁扣自动弹出,白蔓君不禁松了一口气,打开长盒,里面放置一把白纹唐刀和一页信纸,一枚戒指,以及一支针管状的药剂,看着盒中的这些,她抬头看了一眼陈洪。

    陈洪点了点头,白蔓君拿起信纸,看着父亲留给自己的书信。

    蔓蔓: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很高兴你能看见这封信,原谅父亲的无能和自私,你和你母亲就是我的一切,我愿意为你们付出所有。

    孩子,原谅我离开了你,当在婚礼上,我将你交付给如渊时,我已决定去陪伴你的母亲。

    如渊和岳峙,我看着他俩长大,他俩都是很好、很优秀的孩子,也都很爱你。

    既然你选择了如渊,与他组成了家庭,有了孩子,那就与他相互理解、包容,让他陪伴你走过漫长的余生。

    我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原因,可能你对他更多的是亲情,但就像你当初说的,爱情会被消磨成亲情。

    虽然我不认同,但我尊重你的选择,就像我一直所希望的,你是无忧的、健康的、幸福且快乐的,你所选择的必然是你喜欢的。

    要为自己活着。

    不管怎么样,父亲会永远支持你。

    你是我的骄傲。

    ——爱你的父亲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滴落,落在信纸上,润湿了纸张,白蔓君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肩膀也微微颤抖。

    “丫头,别哭了。”陈洪默默的看着,无措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

    半响,那哭声才渐歇,白蔓君红肿着一双桃花眼,平复好内心的情绪,抽泣着抹去脸上的泪水,苦笑,“陈叔,让你看笑话了。”

    “都是自家人,那能叫看笑话。”陈洪反驳道,叹息一声“唉,你爹走之前还不放心你,给你留了一些安排。”

    “安排?”

    这个词让白蔓君有些困惑。

    “他为你保留了当初的军籍,你的身份终端也都在我这在,现在我都交给你。”

    白蔓君怔住了。————————————————————

    题外话:

    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   ?)

    求珠珠,求更新,求收藏。

    点击本文主页“我要评分”,每天都可以送出两个珍珠,请默默看文的小仙女投喂一下我,给点动力。抱大腿.jpg

    强烈推荐一波,我姬友的《想偷渡去虫族失败的路停躺平任艹》,星际NP兽人文,BG,HE,雄多雌少,男主全处,文荒可入?https://.po18.tw/books/69750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