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池中洲 > chapter8暗恋

chapter8暗恋

    池乔参加的那期节目播出后,微博粉丝直接破了五十万。
    她是很有灵气的歌手,唱腔细腻动听,婉转而不悲,非常拿人。
    尽管公司没有太看重她,也不妨碍她的人气持续攀高。
    之后,她就忙得没有休息时间。
    学业,商演,节目录制,发行单曲……一直到学期结束。
    距离沉临洲去纽约,过了近四个月。
    这期间,联系几近于无。
    有一次,是池乔生日,他送她一条礼服裙,祝她有朝一日,能在盛典上穿上它。
    她回了谢。
    大抵他也忙,又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她得知他的消息,便只能从金融类新闻上。
    但沉临洲并非一直在美国。
    他带团队去京城参加交流会,媒体在网上发了他的个人照。
    他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台上,背后是LED大屏,展示他们公司最新研发成果,意气风发。
    当时,池乔刚下飞机,坐车前往酒店。
    人很倦,小朱给她倒了杯润喉的茶,她边喝,边靠着椅背刷手机。
    其实每次在网上看到他的照片,都有些难以言说的恍惚,感觉陌生和遥远。
    “乔乔,后天上场那么晚,星期一还要上课,你吃得消吗?”
    音乐节歌手、乐队多,上台顺序是主办方一早就定好的,她周日下午四点上台,等结束,赶回江城,便是凌晨了。
    池乔笑说:“还好,主要担心犯困,那个专业课老师有点严,骂人可厉害了。”
    这时,小朱接到电话。
    池乔重新看回屏幕。
    良久,手指长按,将图保存下来,存入私密相册。
    七月下旬,一个表姐结婚。
    她上半年就领证了,现在肚子渐渐大了,婚礼不能再拖。
    池乔想着正好看望父母,和Lucy姐请了几天假,赶回老家。
    池乔老家在庆城下辖的一座小镇,宁河镇。
    早年宁河落后,交通不便,出行都得靠摩托。现在水泥路修好了,车也能开进去了。
    不过这一趟仍是十分折腾。
    到了镇上,池乔在路边拦了辆老乡的皮卡,搭顺风车回家。
    天干日晒,有的路段扬起的沙尘大,她戴着墨镜、口罩,身体上下颠动。
    司机说:“妹啊,你是学生吧?在哪上大学?”
    “在江城。”
    “诶哟,江城是大城市嘞,你是放暑假了?”
    池乔太久没说家乡话,都有些拗口:“嗯,回来喝喜酒。”
    “现在的年轻人呐,都在外头打拼,不爱回这山沟了,时间久了,就只剩下些老人。”
    一路闲聊着,到岔路口时,池乔叫司机放她下车。
    低头看看自己,风尘仆仆,光鲜尽失。
    她家房子还是红砖黑瓦,破败老旧,就是前院修了块坪,后院新围了处地用来豢养鸡鸭。
    母亲杨丽娟正坐在小凳儿上择菜,见了她,忙迎道:“桥桥回来啦,肚子饿了没,锅里有馒头,妈给你热热。”
    “不用忙,我喝杯水就行。”
    天气炎热,池乔一身汗津津的,她洗把脸,又灌下一大杯凉水,才缓过来。
    这个时候,父亲池建中还没回来。
    池建中是泥瓦匠,偶尔帮村里人砌屋,没活的时候,帮杨丽娟干农活。靠着这点微薄的收入,养大池乔和她的姐姐弟弟。
    ——对,她有个大她六岁的姐姐,和小她两岁的弟弟。
    姐姐池艾宁没读大学,早早出去打工了,后来结婚,嫁到外省;弟弟池岩山刚上大一,这会儿说是在地里挖红薯。
    父母没文化,他们姊弟名字都取自宁河地名。
    池乔原名池月桥,月桥,是镇里最有名的那座月亮桥。
    她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给杨丽娟,“妈,给你们的。”
    里面是厚厚的一沓红钞票。
    杨丽娟吓了跳,“哎呀,你哪来这么多钱?是不是找那个沉老板要的?”
    “没,是我自己赚的。”池乔笑着,“我以后会赚更多的,到时候帮你们重新盖套房,给你们养老,或者接你们去市里。”
    杨丽娟满脸愁容,“桥啊,你一个女孩子,没必要太拼,过两年找个好男人嫁了,我们就满足了。”
    最近一年,池乔很少回来,说是兼职,这次一下给了几万块,作为母亲,她不免多想。
    别是干了什么不光彩的行当吧。
    池乔脸上的笑意淡了淡,说:“妈,我努力学习,不是为了给‘嫁人’增添筹码,我是为了我自己。”
    后面传来一道声音:“妈,现在姐当明星了,上电视的那种,她哪稀罕得了给人当煮饭婆。”
    是池岩山。
    他个子不很高,一米七五不到,又黑又瘦,就是一双眼睛精亮,步子迈得又稳又快。
    池岩山放下竹篓,夸张地抱池乔一把,“姐,又漂亮了。”
    她笑着回:“又晒黑了。”
    他撸了把剃成寸头的脑袋,不以为意,“天天下地,能不黑吗。”
    高中以前,因为年龄相近,池乔跟池岩山几乎形影不离。
    当时还不及她高的男生,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别人一见他,就会说:哟,姐弟俩又出来啦。
    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有时说话难听,行事不公,总是池岩山替她出头。
    池岩山只管叫她“姐”,对池艾宁的称呼是大姐。
    听了池岩山的话,杨丽娟更是脸色一白,“上电视?要跟人亲嘴吗?”
    “不是啦,我姐是歌手,邓丽君、周杰伦知道吧?就那种,不是拍电视剧的。”
    杨丽娟一辈子被困在这座小镇,没见过什么世面,半信半疑:“真的吗?”
    池乔说:“没那么厉害,就是份工作而已。”
    池岩山说:“我姐肯定会成为超级大明星,走上国际舞台。”
    杨丽娟没什么概念,随他俩聊,进屋煮饭去了。
    池乔也给池岩山转了笔钱,叫他自己买几身新衣裳,别找爸妈要。
    “我记得好小的时候,你都是捡大姐的旧衣服穿,他们只给我买新的。”
    池乔说:“但是现在我衣服已经多到穿不过来了。”
    池岩山笑了。
    过过穷日子的人,分外懂得苦尽甘来的滋味。
    池乔剥着炒花生,两指一捻,搓掉花生衣,丢进嘴里,问:“在学校交女朋友了吗?”
    “天天上课,没空考虑呢。”
    池岩山又试探道:“姐,你呢,你还喜欢那人吗?”
    池乔静默,垂下眼。
    “嗐,没事儿。”池岩山当她不开心,忙说,“都进娱乐圈了,帅哥一抓一大把呢。咱年轻漂亮,有实力,泡谁不行,是吧。”
    池乔笑了笑,不作声。
    年少时开始的暗恋,就像写满心事的日记本,哪能说舍就舍。
    哪怕明知也许有始无终。
    ——
    开了个微博,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 ̄)
    @在寒天酌热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