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

字:
关灯 护眼
PO18文 > 池中洲 > chapter9秘密

chapter9秘密

    池建中太阳落山才回来,和一家人一块吃晚饭。
    女儿难得回家,杨丽娟宰了只母鸡,一半炖汤,一半炒。
    摆满一桌菜,都是自家种养的。
    夜间,暑气消退一半,屋内依然闷热。
    老屋没装空调,只头顶一台吊扇吱呀呀转悠,送来些许凉气。
    池建中晒得黢黑,一双手满是粗茧,手指粗大,皮肤很糙,显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他往池乔碗里夹菜,“桥啊,多吃点,都瘦成这样了。”
    池乔说:“爸,我是刻意减的肥,不然上镜不好看。”
    池建中横眉竖眼,“减什么减,瘦得跟排骨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池乔无奈笑笑,只好吃下。
    其实很小的时候,池建中不喜欢池乔,待池岩山出生后,更是时常忽略她。
    一家三个孩子,夹在中间那个的,似乎总要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但池乔嘴甜会说话,学习好,又长得最漂亮,池建中也有虚荣心,渐渐偏袒她。
    可他们没受过什么教育,思想仍老旧、落后,认为女孩就是要嫁人生子的,读太多书没啥用。
    当时,池乔中考考全镇第一,班主任亲自登门,极力游说池建中、杨丽娟送她去庆城上重点高中。
    毕竟她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万一飞出宁河镇,变成金凤凰了呢?
    他们想也不想,一口否了。
    “山山也要上学,送她去市里上学,我们全家都不要吃饭啦?”
    “可以申请助学金的,要是月桥努力,拿到奖学金,也能减轻一部分经济压力。”
    一家之主池建中连连摆手,油盐不进的样子,“学校又不是做慈善,吃喝住行,还能给她全包了不成?”
    班主任语塞。
    就是那个时候,池乔认识了沉临洲。
    怎么……
    又七弯八拐地想到他了呢。
    她敛起心神,扒完饭,帮杨丽娟收拾碗筷、打扫卫生。
    乡下的夜晚,是静谧的,只有声声蝉鸣和狗吠,别无城市的种种喧嚣。
    池乔拿了只蒲扇,坐到前院,边扇风边摇着椅子,好不悠闲。
    她打开手机,意外地看到沉临洲的未接电话。
    还是两个。
    她回拨过去,对方接得很快。
    “喂?”
    “桥桥,怎么没接电话?”
    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通过电话交流。
    久违的嗓音通过电流抵达耳蜗,失了真,更低沉,富有磁性。
    池乔耳廓麻了下,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因为这样的开场白,太过亲昵熟稔。
    他就好似是久等女友电话不来,而有些嗔怨的男友。
    大腿忽地一痒,  她条件反射地伸手拍了下,“啪”的一声脆响
    她说:“我刚刚在忙,没看手机。”
    “我打扰你了吗?”
    “啊?没有啊。”
    “哦,”沉临洲拖长音,慢悠悠地说,“还以为你生气了,想扇我。”
    “是蚊子。”她半开玩笑,“要是知道沉总有事找我,我风里雨里也得回复你呀。”
    “净会挑好听的说。”
    池乔问:“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在工作吗?”
    “我在庆城。”他声音含笑,“想见池小姐一面的话,预约得上号吗?”
    庆城?这么巧?
    她沉吟片刻,说:“可以,但是得过两天。”
    “行,我到时来接你。”
    她迅速抓住他话中重点,“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
    “微博IP,猜你回老家了,没错吧?”
    池乔“嗯”了声,阵阵夜风吹拂脸颊,心也有些痒痒的。
    仅仅是得知,他有关注她个人微博。
    但她什么情绪也不会流露。
    仿佛是,叫他知道她因他简单一句话,而心泛涟漪这件事,便是棋输一子。
    没再多聊几句,沉临洲先挂了。
    他的风格一贯如此,交代完事情,他就立即收尾结束,绝不拖泥带水。
    工作是,和她也是。
    她于他,好像很特殊,又好像与旁人无异。
    池乔发了会儿呆,搬椅子回屋,关上大门,去洗澡睡觉。
    床板很硬,风扇不太管用,身体源源不断地冒汗,还有扰人的蚊子。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下床开灯,找有没有能驱蚊的。
    池岩山的房间和她的紧挨着,就一扇薄门板隔着,他也没睡,听到动静,问:“姐,是不是蚊子太咬人了?”
    “对啊,咬了好多包。”
    池岩山穿着背心、裤衩,趿着人字拖,过来给她点了支蚊香,放在床脚下。
    他没马上走,欲言又止。
    池乔在床沿坐下,轻声说:“有话就说吧。”
    “我听到你和他打电话了。”
    “嗯,怎么了?”
    池岩山一口气说:“姐,你还是别放下吧,他那样的人,本来就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即使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他也顾不上你。”
    “蒋晓晨和你说了我们的事?”
    “是我缠着晓晨姐问的。”
    池乔说:“你想和她聊天就聊嘛,干吗拿我当借口。”
    池岩山难得地红了脸,急急地反驳道:“哪有!我是担心你受伤!”
    越急越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池乔双手托脸,眉眼笑得弯如月牙,“你看我像是受情伤的样子吗?”
    “你没谈过恋爱,他一看就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你哪是他的对手啊。”
    她拍了拍他,“放心,我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去沉迷情啊爱啊的。”
    喜欢沉临洲,是她藏起来的秘密,也是她人生to  do  list的最后一项。
    ——
    桥桥先喜欢上,后期是沉总追老婆,诶嘿(*?′╰╯`?)
    其实文名有两重含义:一,池是小水潭,洲是被海洋包围的大陆,原本是绝不相容的两种事物,偏偏在一起了;
    二,字面意思,沉临洲在池乔里面,当然可以是心里,也可以是身体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确有情(高干 婚后) 只想和你睡(1V1 H) 衔玉(古言,h,1v1)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 夺妻(论如何肏到别人的新娘)